欢迎您来到喷饭网!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|笑话大全
王小利小品

王小利小品

王小利小品全集高清_王小利小品搞笑大全_刘能小品全集

洪荒之国术纵横 

洪荒之国术纵横 

王小利小品有哪些

  王小利,1969年4月28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,是二人转演员,喜剧表演艺术家赵本山先生的第一批徒弟之一。

  2000年王小利夫妇签约长春和平大戏院演合约三年。2001年王小利参加中央电视台《梦想剧场》节目并获得获银像奖;总决赛金奖,同年王小利报名参加了首届《赵本山杯》二人转大奖赛并获得金奖。2003年出演电视剧《刘老根2》饰演宋秃子。2015年参加《乡村爱情》的拍摄饰演刘能。2015年出演《乡村名流》饰演刘一手。2015年央视春晚王小利与赵本山、小沈阳等一起表演小品《捐助》。2011年再登春晚表演小品《同桌的你》。

  小品作品时间小品名称饰演晚会名称2015年《乡村爱情》刘能2015辽宁卫视春节联欢晚会2015年《欢乐山乡》刘能2015北京卫视春节联欢晚会2015年《沸腾的象牙山》刘能《田野飞歌》主题晚会2015年《欢乐农家》刘能2015辽宁卫视春节联欢晚会2015年《送拐》刘能黑龙江电视台《本山快乐营》启动仪式2015年《捐助》白闹2015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)2011年《约会象牙山》刘副主任2011湖南小年夜春节联欢晚会 2011年《同桌的你》余则成2011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2011年《拜年》刘能2011辽宁警民春节联欢晚会2012年《家和万事兴》刘能2012 年黑龙江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2012年《买年货》2012湖南卫视小年夜春节联欢晚会2015年《家和万事兴2》刘能2015年黑龙江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2015年《第一场雪》2015辽宁卫视春节联欢晚会2015年《山里娘们山里汉》2015吉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洪荒之国术纵横 

洪荒之国术纵横 

王小利小品谈判全集高清台词

  赵本山,宋小宝《谈判》剧本(六人春晚搞笑小品剧本)

  表演:赵本山 于月仙 王小利 田娃 宋小宝 于洋

  (道具:摆几个小石登,像农村田间地头的那种,后面摆块大石头。本山戴个大黑框眼镜,于月仙穿个虎纹皮马甲,于洋整个大火焰头,为了突出脸更长。王小利戴个假发,宋小宝穿双大高跟鞋,能有20厘米高的跟,但事先要用裤腿把鞋盖上,为了突出舞台效果,最好是穿一条肥一点的牛仔裤,田娃双脚套着塑料袋,扮相老一些)

  月、于:(出场,于做开车的样子,载着月,从舞台的一角上场)

  于:于总,这农村空气就是好啊,没有保质期啊,永远新鲜啊。

  月:可不是咋的,太清新了,要不然我哪能看中这个地方啊,简直世外桃源啊。

  于:于总,你说这么好的地方我们来投资建工厂,能谈下来吗?

  月:怎么谈不下来,有钱就行呗,我就不信还有用钱摆不平的事。

  于:那可不好说。

  月:怎么不好说,学着点吧,你才吃了几天米饭啊,我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,(突然间

  做了一个被车晃了一下的动作)哎呀,你怎么开的车?

  于:哎妈呀,我的天,撞地垄上了,这道太差了,(下车,月也下车了)

  月:好了,行了行了,就挺这儿吧,哎呀,这个赵村长,怎么还不来,还让我们等他,架子

  真不小。(向舞台的一个方向望着,做焦急的样子)大瓜子,你把内个东西准备好了吗?

  于:你就放心吧,于总,早就准备好了。

  月:这可是关键的大事啊,我们必须得做好准备,当谈判进入到白热化的时候,如果第一套方案行不通就必须得用第二套方案了,你到时候注意点火候。

  于:你就放心吧,于总,我肯定会掌握好火候,保证让他把你生米煮成熟饭,啊,不是,我是说保证让你把他煮成熟饭,啊,也不是,我是说啊,保证能把这件事办成。

  月:大瓜子啊大瓜子,你说这话我怎么听着就生气,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看见你脸长,长得帅,我才不会雇你当保镖呢,没想到你光长脸,不长智商,真够笨的,白瞎我的眼光了。

  于:咦,于总,你看,那不是赵村长吗,他们来了。

  (山 利 宋 田 几乎同时出场,山走在前面,田走在最后,他们一面走一面讨论)

  宋:叔,不行,我坚决不同意在咱这投资建厂。

  利:我也是,好好的地,好好的地,种什么都疯长,就是不能建工厂。

  田:你们,慢点走不行吗,不知道我眼睛不好,光一晃就产生虚幻的影吗?(走路很小心的样子)净没事瞎扯,建什么工厂。

  山:我知道,大伙先别着急,那都是小道消息,先摸摸他们的底下。

  利:摸哪?摸谁底下?

  山:你打什么差,什么玩意摸底下,我是说先摸摸他们的底细,看看他们想用这地干什么,给咱们什么条件,对环境有没有污染,到时见机行事,王盐碱,你明天赶紧去买个助听器吗吧。(又转身对田说)鬼脚七,笔和本准备好了吗?

  田:准备好了。

  山:嗯,这里就属你文化水平最高,高中毕业,到谈判的时候,好好记录一下谈判内容,以便以后闹掰了的时候有个法律依据。

  田:老赵哥,我也没干过这活,有点紧张,再说,光太强了,我容易把一写成二。

  山:没办法,委屈一下吧,谁让咱们村出的几个大学生都跑到城里去了,真不明白,城里哪点好,那么多人抢着呼吸汽车尾气,上班一堵二里地,不就是人多点吗?

  月:(主动上前跟山打招呼握手)哎呀,赵村长,你好!你好!

  山:你好,阁下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望请赎罪。

  月:哪里哪里,客气了,赵村长。

  山:是啊,主要是因为你想见我。

  月:啊,对,是,赵村长,我特别想你。

  山:呵呵,你不光是想见我,你是更想这块地。

  月:哪里哪里,客气了。

  山:这位是?(看着于,问月)

  月:哦,忘了介绍了,这是我的秘书兼司机兼保镖,大瓜子。

  山:呵呵,身兼数职,不简单啊。

  于:你好,赵村长。

  山:你好,大……大什么子?(问月)

  月:大瓜子。

  山:怎么起这么个名?他姓“大”啊?(问月)

  月:哦,不是,我喜欢他的瓜子脸,所以就叫大瓜子。

  山:哦,你说也是,现在这老板权力就是大,说给谁改名就给谁改名,(上前仔细的看了看于的脸,又看了看于的火焰头,转身对田利宋说)此瓜子非彼瓜子,跟我们这块地种的瓜子不一样,他这纯属用化肥催出来的,你们看,壳长的挺长,里面没有多少肉。光长壳,不长肉。

  于:赵村长,你真能开玩笑。

  山:呵呵,我还忘记给你们介绍了,这几位是我们村里除了我之外,最有发言权的几个人,也是我们村的村大代表。(向月介绍田利宋)

  月:大家好大家好,(一一握手)

  山:那么于总,咱们为了节省时间就开门见山吧,怎么个谈法,是你问我答,还是我问你答?

  月:呵呵,赵村长,咱们商量着来吧。

  山:好的,那么请我阁下是怎么看上我们这块风水宝地了?鬼脚七,记录。

  月:哦,赵村长,我是在去乡下旅游的时候,看到这里有山有水的,空气还好,就喜欢上这里了,城里根本想象不到这样的美,真是太好了。

  山:哦,听见没?看上咱们这里的新鲜空气了,记录一下,那么请问阁下想在我们这里投资多少钱呢?

  月:哦,赵村长,叫村长感觉有点生硬,还是叫你赵哥吧。

  山:嗯,可以,我知道你是想跟我套近乎,不过,谈判的时候不能有私情,一定要严肃,请你直奔主题。

  月:赵哥,我想在这投资五百万。

  山:五百万?(很惊讶的样子,田利宋也跟着惊讶),嗯,真是一笔大数字啊。

  月:这只是前期投资,用在土地上的钱,这片地都是你们村的吧?

  山:看见没?(用手指给月看)东到王岚坡,西到喇嘛屯,北到旋城山,南到包家店,全是我们的管辖区,还有这条河的一半也是我们的。

  于:那另一半呢?

  山:另一半属于华北的。

  月:真是一片好地啊。

  山:我告诉你,在这片地里种庄稼,根本不用化肥,秋天收获的土豆最大的有六斤多,最小的也有二斤,这里的苞米一穗就两个成年人啃一天,还有,这里产的瓜子————?————?(看着于)当然这里的瓜子跟这个瓜子是没法比的。

  月:赵哥,我准备把这块地买下来。

  山:买是不可能的,那样我们就丧失了主权,你可以租。

  月:租也行。

  山:你准备租多少年?

  月:五百年。

  山:五百年?你能活五百年吗?还不如说等到海枯石烂,沧海变桑田,五百年太久只争朝夕,五十年还是可以考虑的。

  月:山不转水转,水不转云转,云不转你转,你不转我转,五十年就五十年。

  山:那么请问阁下要在这块地上种什么?

  月:我们什么也不种,我们要建一个工厂。

  山:哦,原来真要建工厂,看来小道消息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,你们同意吗?(问田利宋)

  宋:不行,不能同意,要是建厂了我们还咋种粮食啊?

  利:是啊,说的有理,我也不同意。

  田:对呀,种不了地了,我们吃什么啊?

  山:不行,我们村大代表和我经过一直讨论决定——不行,这块地建工厂了,我们就失去饭碗了。

  月:赵哥,等工厂建起来了,你们都到工厂上班了,工资比种地收入的还多,你们还种啥地呀,吃工厂就可以了呀。

  山:哦,工资的收入比种地收入的多,还能解决剩余劳动力,条件还可以,那么请问阁下要个建什么工厂?

  月:我们要搞个生物化学研究工程。

  山:生物化学研究工程是个什么工程?

  于:哎呀,就是研究农药化肥生产技术的工程。

  山:直接说建农药厂不就完了吗,差点没让你们绕进去,幸亏我问的仔细,原来想让我们吃农药,你们大伙同意吗?(问田利宋)(田利宋很杂乱的嚷嚷着不同意)对不起,于总,议会没有通过,免谈。

  月:(很生气的看着于)你呀,白长了个瓜子脸了,中看不中用,怪不得赵村长都说你是用化肥催出来的,乱说什么。那什么,赵哥,别免谈,具体条件我们可以再商量。

  山:商量?我们刚从噩梦中醒来,难道你还想让我们再回到噩梦中去吗?

  月:此话从何说起啊,赵哥?

  山:说来话长啊,提起农药化肥让我不由得想起那些风花雪月而又夹杂着伤心的往事,记得那是六年前,城里来了一位女老板要在我们这里投资,也是投资一家化工厂,村民们都反对在这里建化工厂,可是那位女老板长的年轻漂亮,跟你不相上下,由于当时我一时的冲动,做出了一个让我终身难忘而又悔恨终身的决定……

  于:你把那个女老板怎么了?

  山:我没把他怎么了,我都这么大岁数了,我能把她怎么了,我就是同意让她在这建厂了,结果他们日日夜夜没完没了的排放着废水臭气,跟那个女老板的长相都不成正比,只用半年工夫就把我们这里由世外桃源变成了人间地狱啊。

  月:那后来怎么办?

  山:后来,我们村三百余位村民联名上书把工厂赶跑了,知道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吗,由于工厂的污染,我们这里连续几年春天花不开,夏天鸟不叫,秋天瓜不熟,冬天驴不跑啊,这才恢复的差不多啊,难道你还想在我们的伤口上撒盐吗?

  月:啊,那么严重啊?

  山:说了你可能不信,我们有血淋淋的教训啊,来,你们几个过来,他们都是资深受害者,(伸手把利的假发摘了下来),看————这里原来是一片多么茂盛的绿草地啊,由于吸入了过量的二氧化碳亚麻酸铁,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寸草不生,油光铮亮的盐碱地啊,而且还伴有间歇性的耳聋,没有办法,只能后天弥补了啊。

  月:哎呀,太可怜了,那家工厂太不负责了,那大爷,你们也受了不少影响吧?(握着宋的手问宋)

  山:什么?大爷?你叫他大爷?

  月:啊。

  山:你再仔细看看他,他今年才二十八岁啊,原来是多么精神的一个小伙啊,可是喝了受了污染的井水之后,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啊,看起来比我都老啊,更可怕的是,他原来一米八五的大个,就在三年之内浓缩成了一米五八了啊,天天吃鸡蛋,喝小米粥也不顶事,媳妇都跑了啊。

  月:这不挺高的个吗?

  山:挺高的个?你往这儿看,(弯身把宋的裤腿给挽了起来,露出两只二十厘米高的大高跟鞋)没有办法啊,为了再找个媳妇,只能用这种土办法了啊。

  田:(浑身带点微抖,头打颤,眼睛轻微带点斗鸡眼)

  山:老七,你别激动,你是不是又激动了?(问田)看见没?(对着月说)他叫田老七,最可怜的一个,也是因为喝了受到污染的井水,再加上吃了过量的反式脂肪酸,就变成了这样,不能着急上火,不能激动,一激动双脚奇臭无比,而且脑瓜还打颤,眼瞅一条线,他这双脚一天洗五遍都不顶事,用豆油泡,用醋杀,都不好使,比猪大肠还难洗,抓一把苞米粒扔到老七鞋里一宿工夫都能发芽,人送外号鬼脚七。

  月:哎妈呀,那么可怕啊,赵哥?

  山:我告诉你,他这几年,大小医院都跑遍了,就是治不好,因为这病,他三年没跟媳妇在一个屋里睡过觉啊,三年了,你能理解他的痛苦吗?

  月:确实很可怜。

  山:老七,你把鞋脱了让他们尝尝,……啊

评论:0
最新评论
洪荒之国术纵横 

洪荒之国术纵横 

王小利小品第一场雪全集高清台词

  (王小利蒙着脸,戴着墨镜入场)

  王小利:(敲门)

  孙立荣:等了半天,你说你这才回来,(开门)哎呀妈呀,你谁呀大过年的,干啥呀?不是你干啥呀?

  王小利:(摘下帽子、墨镜……)

  孙立荣:大海哥呀,你看你蒙得严实,吓我一跳,干啥啊你这是?

  王小利:弟妹啊,你家我兄弟在家没?

  孙立荣:我老头出去了。

  王小利:出事了,出大事了,进屋说吧,快点。

  孙立荣:这啥事啊?火烧腚似的,咋的了?

  王小利:出大事啦,要不我能这身打扮嘛,我现在都不敢见人啊。

  孙立荣:啥事啊?

  王小利:你还记得前段时间,大半夜的你们俩口子打起来了,你跑我那儿让我给你调解,完了后来你心脏病犯了,我送你上医院,这事记得不?

  孙立荣:去的时候我知道,我醒来在医院呆着呢。

  王小利:你醒来时候那是第二天的事了,我说这在道上发生什么事?还还有点记忆没?

  孙立荣:没有了。

  王小利:我跟你说啊,那是铁岭的第一场雪,比往年来得稍晚一些。

  孙立荣:别跩了,你说这事儿吧。

  王小利:咱们俩走在雪地上,你没走几步突然就晕倒了,我一看这没气了,我一面打120,一面给你做人工呼吸呀。

  孙立荣:那咋的,让我看见了。

  王小利:不但让人看见了,拍下了传网上去了。

  孙立荣:真的假的呀?

  王小利:你看看。

  孙立荣:哎呀妈呀,还有这事呢。

  王小利:看见没有,可能人家是拍雪景把咱俩给捎上了,最可气是把照片给放大了,底下还有一行小字。

  孙立荣:那字咋写的?

  王小利:一对老情人,狂吻在冰天雪地里。

  孙立荣:你说你也是,当时你这看看四外有没有照相的啊。

  王小利:你说啥呢,当时我是救你命呢,哪有时间考虑那么多事啊,那你说董存瑞炸碉堡时候,还得寻思我搁哪手托炸药包。你说这咋整吧?

  孙立荣:我跟你说啊,不怪人说绯闻,你瞅瞅你这不亲我了嘛。

  王小利:什么叫亲你呢?我给你做人工呼吸,不得嘴对嘴吹气嘛。

  孙立荣:那不还是亲了嘛。

  王小利:人工呼吸我不对着你嘴吹气,对你鼻子吹气有用吗?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饭饭达人榜

饭S群:3744726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