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喷饭网!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|笑话大全
韩复榘笑话

韩复榘笑话

韩复榘是谁?为什么到现在还有各种关于韩复榘的笑话流传呢?有人说是因为他是一个武将出生,文化程度低,于是在断案是经常会闹乌龙,坊间流传由他所作著名打油诗也很是通俗搞笑,于是后来的人们习惯把他当做一个笑话人物。但是历史事实却是如此吗?本栏目整合了众多幽默搞笑的韩复榘笑话,或许是大家调侃,或是虚构,或许是真有其事,人们或许也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来纪念一个曾经赫赫有名的山东军阀!

醉玲珑

醉玲珑

行车靠左,那右边留给谁走?

韩复榘到了南京,看到了很多马路旁大大的写着“行车靠左”几个大字,心中直嘀咕。

当天就见到了蒋JS,两人谈了很久,十分投机。

蒋介石说,韩主席为国为民操劳,就在南京多玩几天吧!

韩复榘说,谢谢委员长!南京也没啥好玩的,俺还要给南京提一个意见。

蒋说,韩主席有什么意见尽管说。

韩复榘说,俺在马路上看到写的“行车靠左”,那右边留给谁走?这样不对吧?

蒋介石一听,呵呵大笑起来,假牙都差点笑掉了……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醉玲珑

醉玲珑

没文化真可怕~~

  一天,韩复榘接到蒋介石的一份电报,要他速到南京一晤。

  他看了电报不太高兴了,对副官们说,俺的公务这么繁忙,就为了一“语”呀!

  副官说:不是一“语”,是一“晤”,委员长要见你一面。

  韩复榘说,俺一个大老爷们,有啥好看的?俺不去。

  副官说,肯定是有要事找你面谈,并且是要你速去,主席你不去不好吧!

  韩复榘说,麻烦,那俺就去。

  那“速去”是什么意思?

  副官说,就是要让你快去。

  韩复榘说,那好,俺坐电报去,那家伙快。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醉玲珑

醉玲珑

这位书记员你真的太有心机了

  一天,天刚蒙蒙亮,韩复榘就衣饰朴陋地只身一人骑车私访,看上去像个传令兵。突然,一个行人急匆匆地迎面走来,把韩复榘的车子给撞倒了。韩复榘掉在泥沼中,衣服和鞋子都弄脏了。韩复榘大为光火,爬起来抓住那人说:“你没有长眼睛吗,往车子上撞!我的衣服脏了,你得赔钱!”

  谁知那人并不理会,急慌慌地挣脱手就想逃。韩复榘更加恼怒,便问:“你是什么人,敢如此不讲道理?”

  那人说:“你的衣服能值几个钱?不是我吝啬,我实在是有刻不容缓的急事。”

  韩复榘问:“你有什么急事?”

  那人答道:“我有财政厅的事。”

  韩复榘复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那人说:“我是财政厅的书记员。今天韩主席召集开会,时间快到了,岂敢延误一分一秒?”接着又告诉了他的地址,说:“你晚上到我家去,我一定赔你衣服钱,现在没时间跟你理论。”说完,便挣脱了手,一溜烟地跑了。

  韩复榘望着他的背影站了许久,心想此人对参加会议如此认真,精神可嘉。

  第二天,韩复榘召见财政厅长王向荣,询问财政厅有无此人。王向荣想了想说:“我想起来了,有这么一个人,他司状誊录,是个小差使。”转头又问韩复榘:“主席为何认识他?”

  韩复榘说:“不必多问,如有科员空缺,即可提拔他。”

  王向荣回去后,心想此人定与主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于是不等科员出缺,就立即把他提拔了。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醉玲珑

醉玲珑

这是什么套路?

韩复榘审案,常常信口开河,满嘴呓语。

一次,他审问一个偷鸡的和一个偷牛的这桩案子。

按说,偷鸡和偷牛都算不了什么大了不起的事,处以罚款,棍责或科役即可了结,而且应当偷鸡者从轻,偷牛者从重。

对偷鸡的说:“你这小子真胆大妄为,鸡一抓就嘎嘎地直叫,这样你竟敢偷它,那你什么事不敢做呀?殊为可恶,枪毙!”

他又对偷牛的说:“牛不声不响的,还可以偷,你没有什么罪,开释!”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醉玲珑

醉玲珑

韩复榘一日做三诗

  有一日,同僚们陪着韩复榘游览济南名胜。首先游览了大明湖,大明湖有刘凤诰题联:

  四面荷花三面柳;

  一城山色半城湖。

  同僚们对于此联及书法给予高度评价。韩复榘以为同僚们意在取笑他是个大老粗。于是,对同僚们说:“大明湖此时正是春暖荷花开,水清蛤蟆叫,如此大好景致,理应作诗助兴。”同僚们都急忙附和道:“理应,理应,敬请韩主席作诗,吾等洗耳恭听。”韩复榘一脸春风得意之状,摇头晃脑地做诗一首:

  大明湖,明湖大,大明湖里有荷花;

  荷花叶上趴蛤蟆,咕嘎咕嘎又咕嘎。

  同僚们哈哈大笑:“主席诗才,好诗,好诗。”从大明湖出来,又去了趵突泉。趵突泉边建有女词人李清照祠,文化气氛比较浓。韩复榘问:“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?”有随从回答:“是南宋时的一个女词人。”面对趵突泉,韩复榘雅兴大发“不就是个写诗作词的嘛!”又口占一首:

  趵突泉,泉突趵,三个泉眼一般粗;

  咕嘟咕嘟往外冒,咕嘟咕嘟又咕嘟。

  吟毕,同僚们都竖起大拇指:“好诗,好诗,主席才思敏捷。”

  最后,游览了千佛山。游览完毕,已是黄昏时分。在下山的路上,有同僚提议:“韩主席今日游济南三大胜地,大明湖、趵突泉二处皆做诗留念,千佛山乃名山也,若无诗,岂不遗憾!”老韩听罢,回过头去,望着千佛山,双手抱于胸前,又诗兴大发,口占一首,叫人笔录下来,诗曰:

  远看佛山黑糊糊,上边细来下边粗;

  有朝一日倒过来,下边细来上边粗。

  韩复榘日做三诗,不几日即传遍了泉城济南,成为人们街头巷尾的笑谈。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醉玲珑

醉玲珑

韩复榘打油诗《咏闪电》

军阀韩复榘喜任山东省主席时,欢舞文弄墨,常常弄出笑话来。

一次,齐鲁大地上雷声隆隆,韩复榘诗性大发,随即吟出一首《咏闪电》诗:

忽见天边一火练,莫非玉帝在抽烟?

如果玉帝不抽烟,为何天边一闪电?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醉玲珑

醉玲珑

挠个痒痒就是一条人命啊

有一次,一个小勤务兵给正在审理案子的韩复榘送信,

韩复榘让他先在一旁等着,结果审理完案子找不到那个小勤务兵了,

身旁人告诉他那人已经被枪毙了,

原因是韩复榘在和小勤务兵说话的时候捋了右边的胡子。

韩复榘一听乐了,笑着说:“那是俺挠痒痒呢。”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醉玲珑

醉玲珑

原来还有牙膏是甜甜的么

  韩复榘督政山东期间,由于其麻木不仁,喜怒无常,以致坊间流传着关于他的大量笑料。据说韩复榘当上山东省主席,住进济南府,从来没有见过电灯的他见到电灯很是稀奇,因此让电灯亮了一宿,外面的警卫还以为他在办公呢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警卫员拿着牙膏、香皂,端着一盆洗脸水进来了。只见韩复榘光着膀子,汗流浃背的在那儿吹电灯,嘴里还嘟囔着:“奶奶个熊,什么灯呀,俺吹了一晚都吹不灭!”警卫员乐得没个人样儿,但又不敢笑出声,只好跑了出去。

  过了一会儿,警卫员过来收拾洗漱用具,韩复榘就说:“今天的早点,那个长的好吃,甜甜的。那个方方的不好吃,苦苦的。那盆汤我全都喝了,就是没有味道。”


评论:0
最新评论
饭饭达人榜

饭S群:3744726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