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喷饭网!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|笑话大全
学生党

学生党

学生党是一个神奇的组织,学霸学渣等争奇斗艳,学霸们一言不合就考高分,学渣们只会拼早恋。学生党们有酷炫的作弊手法还有作弊专业DIY创意作品,没有超神,只有更超神,更多学生党必备图片都在本栏目。

我是库里

我是库里

同学,你该洗澡了。

  一个学生去看医生,医生检查后说:“没关系,注射一针就好了。”医生拿药棉在学生手臂上擦擦,如此反复三四次。学生以为病重,担心地问:“医生,问题严重吗?”医生认真地说:“同学,你该洗澡了。”

评论:1

最新评论

我擦 这就尴尬了!
早起床的人更瘦

早起床的人更瘦

要相信前辈们
要相信前辈们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乌骨鸡啊

乌骨鸡啊

谁TMD偷花陷害我!

  上学的时候喜欢一个女生,但买不起玫瑰花,刚好学校里种了好多和玫瑰花很像的月季花,我就每天偷一支月季花放她书包,盼望有一天她会感动。第20天的时候,她按捺不住了,当着全班人面骂道:“谁TMD偷花陷害我!” 
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  邓肯微笑吃t

  邓肯微笑吃t

一件校服穿出日韩风格!
一件校服穿出日韩风格!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老玩家红月

老玩家红月

急中生智的高中生!

一高中生某次搭公交车,一会儿上来一位带着婴儿的年轻妈妈,
高中生想发扬一下雷锋精神,可不知道怎么称呼,
叫“阿姨”吧,人家挺年轻;叫“姐姐”吧,也不行。
情急之下,他来了句:“孩子他妈,来这儿坐。”
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长城怎么样

长城怎么样

我去上学校,背着炸药包。
我去上学校,背着炸药包。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正华资本市场信息

正华资本市场信息

不是很懂你们城里的学生……
不是很懂你们城里的学生……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王尼玛暴走大事件

王尼玛暴走大事件

我要一辈子这样拉着你的手,永远不松开!

坐我前面的一对小情侣,手拉着手,男生对女生深情说:“我要一辈子这样拉着你的手,永远不松开。”
女孩羞涩的低着头。
这时老师指着那个男生说:“你上黑板来把这道题做一下。”
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斗罗大陆之九尾之神

斗罗大陆之九尾之神

从未想到过,原来望远镜还能再课堂使用……
从未想到过,原来望远镜还能再课堂使用……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三星掌门人

三星掌门人

这不是讨打吗...
这不是讨打吗...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三星掌门人

三星掌门人

这熊孩子要造反,老师面前也敢造次
这熊孩子要造反,老师面前也敢造次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新开发的app

新开发的app

任何时候都很尊重老师
任何时候都很尊重老师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逆境无赖

逆境无赖

肩上扛的是数不尽的忧!包袱不是一般的重啊!
肩上扛的是数不尽的忧!包袱不是一般的重啊!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藏钱术

藏钱术

这个孩子真听话
这个孩子真听话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哄哄2017啦啦啦

哄哄2017啦啦啦

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啊!

老师:“那位同学,麻烦把你隔壁的同学叫醒。”
同学:“老师,你自己叫,毕竟是你把他哄睡着的。” 
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全球48名记者殉职

全球48名记者殉职

车主崩溃了,这怎么索赔?
车主崩溃了,这怎么索赔?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我爱漫画网

我爱漫画网

关于老师的经典搞笑段子,老师与学生的笑话大全

  1.会被老师发现的

  昨天老妈教弟弟做作业,弟弟不动脑筋思考,

  每道题都问妈妈,妈妈怒了:“你每道题都不会,干脆我帮你做算了!”

  弟弟淡淡地说:“不行!字迹不一样会被老师发现的!”

  2.驾校老师怎么教的来着

  有次公司派王姐去接一个客户,

  她揣着刚出炉不久的驾驶证,开着车兴冲冲得就去了。

  当车开到上坡时,不幸熄了火,她踩住刹车,边操作边回想技术,

  但不小心说了出来:“这这这,驾校老师怎么教的来着?”,

  吓得后排的客户同志接下来的路程中,背紧贴座位靠背,手猛抓车门!

  3.下次带给老师看看

  “我今天看到一位老大娘从口袋里掉了4张500元钱,

  我马上捡起来还给了老大娘。老大娘问我叫什么,

  我转身对老大娘说,我叫红领巾,雷锋叔叔是我的偶像。”

  ——老师评语:4张500元,下次带给老师看看!

 
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街头艺术家

街头艺术家

这才叫真正的学霸
这才叫真正的学霸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写文章赚钱

写文章赚钱

关于大学生的话剧剧本,适合大学生的话剧剧本

  甲 打起鼓来敲起锣

  乙 大家听我把话说

  丙 说咱老年大学事{儿}

  丁 真多

  甲 我们几个话挺多

  乙 大家不要嫌啰嗦

  丙 希望都能捧捧场

  丁 鼓掌

  甲 现在说段三句半

  乙 都是初学和乍练

  丙 说得不好多包涵

  丁 别跑

  甲 到了年龄退了休

  乙 不用上班闲家中

  丙 买菜做饭看电视

  丁 轻松

  甲 餐后无事就抽烟

  乙 麻将搓得腰背酸

  丙 一看电视就睡觉

  丁 体宽

  甲 日子过得淡无聊

  乙 精神寂寞心烦躁

  丙 充实快乐离我去

  丁 忧郁

  甲 走出家门寻快乐

  乙 徒手而归无收获

  丙 成天无事瞎忙活

  丁 难过

  甲 夕阳生活要乐趣

  乙 有学有乐有滋味

  丙 思来想去无头绪

  丁 着急

  甲 渴望快活乐园地

  乙 老年生活有意义

  丙 增长知识强体魄

  丁 上学去

  甲 一学期几十元钱

  乙 音乐舞蹈电子琴

  丙 书法摄影和美术

  丁 随意

  甲 书法班里好清雅

  乙 挥毫泼墨浩无涯

  丙 楷隶行草任你选

  丁 潇洒

  甲 美术班里彩笔挥

  乙 五颜六色巧图绘

  丙 花鸟山水栩如生

  丁 悦目

  甲 舞蹈学员姿态美

  乙 肢体舒展似仙女

  丙 悦人悦己健形体

  丁 真美

  甲 音乐班里很心怡

  乙 高歌抒情一曲曲

  丙 哆唻咪发嗦啦嘻

  丁 安逸

  甲 摄影学员采风忙

  乙 按下快门美留藏

  丙 精品佳作一幅幅

  丁 真棒

  甲 电子琴班巧指忙

  乙 低眉信手似心扬

  丙 声如珍珠落玉盘

  丁 美妙

  甲 桑榆之年不觉老

  乙 蓬勃生机充满校

  丙 校长老师劲头足

  丁 好

  甲 讲和谐来讲礼貌

  乙 颐养天年少烦恼

  丙 感谢党的好领导

  丁 心里话

  合 老年大学是校园

  晚年生活是乐园

  温馨和谐是家园

  老有所为是田园

  夕阳晚霞实在好

  增长知识陶情操

  老年大学关爱照

  让我们乐陶陶乐陶陶

  边走边说 祝老年大学越办越好

 
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写文章赚钱

写文章赚钱

大学生正能量话剧剧本, 大学生优秀话剧剧本

时间:当代。

  地点:艾明家。

  人物:李欣——女,艾明妻。

  花花——女,乡村妇女。

  [布景:台中客厅置沙发、茶几。一侧有门可出入。

  [幕启。花花一身农村妇女打扮,肩上挂着一个包,一只手手拎着一个包,气喘吁吁上。

  花花 (走到门前,放下手里的包,扯起衣袖擦了把汗,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,对照门牌看了看,确认地)没错。新华路职工新村1单元106号。是艾主任家。(按门铃)

  [李欣内应:“来啦!来啦!”身穿围裙上。

  李欣 (看见茶几上的钥匙,拿起对观众)都看见了吧,这就是我老公!下乡挂职当村委会主任,一年365天没好好回过一次家。这下可好,挂职刚回来,出门别的不忘,就忘了带家里开门的钥匙。我看他心里,八成没这个家了!(欲开门。想起什么,退了回来)慢着。我和老公有约定,谁出门忘了带钥匙,回来就两长一短按门铃。听到这暗号,不用问就知道是谁回来了。可刚才这门铃的声音,好像不对啊。哼!呆老公!看我怎么收拾你!(故意地)谁啊?暗号?

  花花 (莫名其妙地)暗号?艾主任家挺有意思的啊,开门还对暗号。大姐!是我!我是艾主任挂职的那个村的花花!

  李欣 得了,别以为装出一副女人腔,就把我骗住了!对不起,想进家,门铃!暗号!

  花花 门铃暗号?(按了一下门铃“叮叮叮。”)

  李欣 不对!不对!

  花花 (又按了一下铃“叮叮叮。”)

  李欣 还是不对!

  花花 (索性使劲按住门铃不放“叮叮叮,叮叮叮叮……”)

  李欣 (用手捂住耳朵)别瞎按了!

  花花 (吓了一跳。不知所措地)这,这……

  李欣 (对观众,叹息地)唉!忘了!肯定是忘了!两长一短,“叮叮——叮叮叮——叮叮;叮叮叮——叮叮叮——叮叮。”连约定这么简单的暗号都给忘了,心里哪里还有这个家!对了,今天打扫卫生,我还从老公换洗的衣兜里搜出一封信重要的密信。听那口气,没准写信的孩子就是老公留在乡下的野种!(转对门外)艾明!你还回来做什么!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?!

  花花 (恍然大悟地)哈哈,原来大姐把我当成艾主任了。大姐!大姐!你误会了!我不是艾主任。我是来看望艾主任的花花!

  李欣 (看了看门上的猫眼)哟!真不是艾明!(赶紧把门打开)

  花花 (亲热地)大姐……

  李欣 你是……

  花花 我是花花。(把包提进家)大姐,小妹来看望艾主任,也没啥好带的。都是乡里的土特产。黑桃、板栗、花生、枣子……(打开包,抓了把枣子递给李欣)来,大姐尝尝,这枣子甜着呢。

  李欣 嗯,真甜。花花,你累了。快坐下歇歇。

  花花 (刚在沙发上坐下,立即站起来)不不,大姐你坐。

  李欣 你是客人。你坐。

  花花 (坚持地)不不,大姐坐。

  李欣 你坐,你坐。

  花花 大姐坐,大姐坐。大姐站着,小妹子坐,那有这规矩?

  李欣 (对观众,起疑地)哎,这花花,抹布洗脸初(粗)相交,就这么套近乎,讲规矩,这里面会不会有啥名堂?莫非她就是给老公写信那孩子的妈?!(转对花花,试探地)花花,你到城里,除了看望艾主任,没别的事吧?

  花花 (心直口快地)有啊。

  李欣 还有什么事?

  花花 认亲。

  李欣 认亲?!和谁认亲?

  花花 大姐不嫌我这乡下妹子长得丑,妹子就认大姐做亲姐姐。

  李欣 (诧异地)认我做亲姐姐?这,这……(对观众)我说是吧,没准这女人早和艾明商量好,甘心认我做姐,她做小!这,这,唉!真是世道变了,什么样的人都有!

  花花 大姐,艾主任不在家?

  李欣 (克制地)艾主任工作忙,少回家。

  花花 是啊,艾主任在村里挂职也是这样。为了给村民办事,常常从天明忙到天黑,有时饭都顾不上吃,可辛苦了。

  李欣 我说呢。艾明下乡挂职这一年,家里就没好好见过他的人影。对了。花花,现在是市场经济,什么事都讲个竞争。你今年多大了?

  花花 三十。

  李欣 年轻。整整小我“两届”。

  花花 “两届”?大姐,“两届”是什么意思?

  李欣 现在领导干部任职都是五年一届。你三十,我四十,这不刚好相差“两届”吗?花花,“两届”,这可是你的竞争优势啊!

  花花 大姐说话真幽默。我一个农村妇女,又不当干部,竞争个啥?

  李欣 竞争“领导”岗位啊!

  花花 (忍俊不禁地)哈哈哈,大姐真逗。我这模样,土里土气,文化又低,能当好村民就不错了,还竞争“领导岗位”?

  李欣 花花,你没听懂我的意思。在农村,女人没有地位;可城里就不同了。别看男人在外面官再大,回到家里就得听女人的,在家里,这女人不就是就是“领导”吗?

  花花 (若有所悟地)大姐的意思,是动员我到城里找个男人,竞争个“领导”当当?

  李欣 难道妹子不想?

  花花 (开玩笑地)想啊。大姐给我做媒。

  李欣 不是给你做媒,是给你“让位”!

  花花 大姐拿妹子开玩笑了。妹子有贼心,还没这贼胆呢。

  李欣 花花,我问你,艾主任除了这次挂职,过去是不是到过你们村里?

  花花 到过啊。

  李欣 什么时候?去做什么?

  花花 算算大概有十来年了吧。记得那时艾主任到村里蹲点,帮助村民推广科学种植。

  李欣 都种了些什么?

  花花 大姐,在村里除了种瓜种豆种庄稼,还能种什么?

  李欣 艾主任他就不会种人?

  花花 (笑痛了肚皮)哈哈哈……种人?大姐,你真会开玩笑。种人……

  李欣 对,种人!十年了,孩子都上小学,学会写信了,可我一直蒙在鼓里!

  花花 大姐,你说什么?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。

  李欣 你不明白?我还不明白呢!这里孩子刚写信认爸爸,就有人上门来“认亲”。花花,你说巧不巧啊?

  花花 大姐,我真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。难道你怀疑妹子……

  李欣 不,不是怀疑!作为女人,我相信我的直觉!

  花花 大姐,你,你谁都可以信不过,可艾主任这么好的人,难道你也信不过?

  李欣 (歇斯底里地)哈哈哈!是啊,结婚这么多年,我也认为他是天底下最值得信赖的人!我只听领导、单位的同志都在夸我老公,说他烟酒不沾,舞厅不进,麻将不打,小姐不碰,工作敬业,年年先进,下乡挂职,打满10分,是个难得的模范丈夫、党的好干部。可我怎么就这么缺乏想象力,支持他下乡到村里去挂职,建设新农村。原来他是借挂职去会旧情人!我,我怎么就没看出来,我最信赖的老公,竟是一个伪君子!

  花花 大姐,你一定是误会艾主任了。艾主任不是那种人。

  李欣 哼!花花,别跟我演戏了!(从围裙兜里掏

  出一封信来,肯定地)我有证据!花花,你看看这封信是谁写的?别不承认写信的孩子就是你女儿!(把信扔给花花,花花没接住,掉到地上)

  花花 (拾起信捧在手里看着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)是啊,是我女儿写的信!(情不自禁念出声来)“敬爱的艾爸爸!您好!我是一个只有妈妈,没有爸爸的孩子。妈妈告诉我,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。我身体里,流着艾爸爸的血,我的生命是艾爸爸给的……”

  李欣 怎么样,孩子没说谎吧?

  花花 没,没有。

  李欣 当然啦,孩子是谁的血脉,孩子的生命是谁给的,当妈的心里最清楚!

  花花 哎。清楚,清楚。

  李欣 这么说,你承认你和艾主任的那档子事了?

  花花 这,大姐,那档子啥事啊?

  李欣 装什么糊涂!那档子事,不就是十年前,你和艾主任“科学种植,开花结果”的大好事吗?

  花花 大姐,你……

  李欣 好好,先别说这个。念,接着念。听听孩子甜蜜的声音,也是一种享受啊!

  花花 (接着念信)“……敬爱的艾爸爸,您就是我的亲爸爸。听妈妈说您要走了。我真舍不得你走。我多么想亲口叫您一声‘爸爸’!可我胆小,害怕。所以我鼓着勇气给您写这封信,好大着胆儿在信里叫您一声‘爸爸’!……”

  李欣 花花,这下你高兴了吧?

  花花 高兴,高兴。我女儿懂事了,晓得知恩图报了。

  李欣 要不要我打电话把艾主任叫回来,分享分享你这份快乐?

  (掏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)

  花花 大姐,不,不要……

  李欣 怎么?心虚了?告诉你,我就是要打电话把艾明叫回来!我当不了你的“姐”,也领受不起你这“妹子”!今天,不是鱼死就是网破!(拨通艾明的手机号码)

  花花 (阻止地)大姐!不要!

  李欣 (不屑地)你给我走开!哼!这种贱人,还有脸来“认亲”!通了。喂……

  花花 (夺过手机关掉,起急地)大姐,你胡说些什么?你听我解释……

  李欣 事情都明摆着。把手机还给我!

  花花 不!大姐,你真的误会了。

  李欣 我误会了?连你自己都承认孩子信里说的是实话,这还有假?

  花花 大姐,孩子说的不假。孩子身体里确实流着艾主任的血;确实是艾主任给了我女儿第二次生命……

  李欣 第二次生命?这,这是怎么回事?

  花花 (回顾地)半年前——艾主任在村里挂职——有一天,我女儿在乡小学放学回家的路上,碰到一个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人骑着摩托摇摇晃晃撞来。孩子避让不及,跌到10多米高的路坎下,摔成重伤……

  李欣 啊!是吗?后来呢?

  花花 后来,是艾主任路过把孩子救了上来,送进医院。医生说,孩子失血过多,需要输血。如果不及时输血,就会有生命危险……

  李欣 真是这样?

  花花 当时,碰巧我也发高烧住院。听到消息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。心想,孩子的父亲在孩子出生不到半年,就因做工的煤窑发生瓦斯爆炸成了死鬼,丢下我们孤儿寡母。如果再没了孩子,我就不活了……

  李欣 (同情地)碰上这种事,谁都会这么想。后来呢?

  花花 后来,后来是艾主任为我女儿输的血,是艾主任把我女儿危在旦夕的生命从阎王爷手里夺了回来!

  李欣 噢,原来是这样。

  花花 是啊。艾主任在村里挂职这些日子,领着村民建设新农村,发展生产奔小康,还是咱家的救命恩人。可这样的大恩人,离开村子那天,全村的人都到村口为他送行,只有我出门在外没赶上,连一个“谢”字都没对艾主任说。今天我抽空到城里来认亲,是打心眼里把艾主任,把大姐当成自己的亲人,亲口向艾主任说一声“谢谢”!转自:.

  李欣 (感情复杂地)是吗?你怎么不早说?我……

  [响起手机铃声。

  花花 大姐,你的电话。(把手机还给李欣)

  李欣 (接过手机)是艾明打来的。(接电话)喂,喂……艾明。……什么?刚才打你的手机,怎么又关了?对对,刚才我是打过你的手机,出了点情况,关了。……没,没事。我就想和你说一声,家里来亲戚了。叫花花。……对对,是你下乡挂职那个村的花花。……你说什么?你正好收到她女儿写给你的一封信,放在换洗那件衣服荷包里。……嗯,把信拿给花花看看。……嗯,嗯,如果花花愿意,你就认她女儿做我们的干女儿

评论:0

最新评论

饭饭达人榜

饭S群:3744726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