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喷饭网!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|笑话大全
郭德纲

郭德纲

经典郭氏幽默笑话:多听相声说明你爱国。我们街坊有一孩子,会七八国外国话,什么英语、日语、韩语、南斯拉夫语、北斯拉夫语、西斯拉夫语……反正跟八国联军坐一块儿对着骂街他能不重样!跟他说你听听相声去吧。“不去!听不懂!”法律不管我早打死他了!会七八国外国话相声他听不懂!

6万斤鱼缺氧死亡

6万斤鱼缺氧死亡

于谦父亲的全部段子 郭德纲埋汰于谦的段子

1、于老爷子的爷爷是国家帆船队的 不光会帆船还会潜水

先翻船 再潜水

四五天之后浮上来 呵!

栩栩如生!

2、郭;我也上过于老师的嫖客。

于;那咱俩得另干姐们儿了。什么嫖客,那叫博客!

郭;对,博客,我看上面很多人都点于老师。

于;怎么这么别扭啊,那叫点击!

郭;点鸡?

于;那叫点击率!

郭;都绿了?

3、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是《跳大神》

于谦的母亲拿着刀站在窗前,看着床上的三个人,心想杀谁呢?

于谦的爸爸,自己的老头子,老两口在一起生活半辈子了,下不去手

于谦,自己的亲儿子,那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啊!再说,我杀了他,都对不起于谦远在云南的父亲...



杨子姗吴中天办婚

杨子姗吴中天办婚

说于谦父亲的经典相声台词

  郭:谢谢,谢谢,楼上楼下,好几百万人。

  于:哪儿有这么多人。

  郭:哦,那边儿有人喊,打倒于谦。

  于:您怎么拿起嘴来就说呀。

  郭:你的人缘儿不是很好啊。

  于:额,哈。

  郭:这么些人都是,瞧您来了。

  于:没有,人听相声。

  郭:我是这么认为。

  于:真的?

  郭:大伙儿喜欢你比喜欢我强。

  于:大伙儿捧啊。

  郭:干了这么些年了,

  于:嗯,

  郭:我也得谢谢于老师。

  于:您客气了。

  郭:对我的帮助很大。不敢这么说。但我不能给您什么。

  于:呦。

  郭:我这跟您条件差不了多少。

  于:咱么都一样。

  郭:是不是,就是有朝一日,如果说我要是当皇上了,我封你当太子。

  于:没听说过。

  郭:我也只能进到这份心了。

  于:哎,行了。

  郭:以后我的家产都是你的。

  于:哎,行行,您当皇上了我都没跑出去让您挤兑我啊?

  郭:问题是我当不了皇上。

  于:哎,对。

  于:那您甭想这事儿了。

  郭:一路走来二十几年,观众见证了我们的成长。

  于:您都看着。

  郭:作为一个演员来说就是好好的说相声。

  于:对。

  郭:也没有别的手艺。

  于:对。

  郭:大伙儿都认识我们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郭德纲,于谦。

  于:我们哥儿俩。

  郭:年轻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跟我们的前辈们没法儿比。

  于:那当然。

  郭:大伙儿了解郭德纲,知道郭德纲这三个字儿。

  于:恩。

  郭:也仅仅是从《论语》上。

  于:你先等一会儿,论语上有郭德纲?

  郭:《论语》呀,孔圣人的那个,那书。

  于:我知道孔圣人写的那个。

  郭:论语弓也长有这么一句

  于:怎么说的?

  郭:吾未见纲者。

  于:怎么讲?

  郭:孔圣人说,很遗憾,我没见过郭德纲。

  于:哎,那就说您死在孔圣人头里了。

  郭: yes

  于:什么乱七八糟的,不这么解释,知道么。

  郭:我是这么理解的。

  于:啊。

  郭:好多观众喜欢咱们,当然,

  于:哦,

  郭:对郭德纲也有一些争议。

  于:哦,争议不小。

  郭:很正常。

  于:那让然。

  郭:有人说了,郭德纲,相声,这都是低俗。

  于:哦,说咱们俗。

  郭: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看法不一。社会的不同层次,都会有人说别人低俗。

  于:是吗?

  郭:上流社会,

  于:嗯

  郭:说别人低俗;

  于:哦……

  郭:他这是,揣着明白,装糊涂。

  于:哦,装糊涂。

  郭:哎,专家学者说人低俗。

  于:这个是?

  郭:这个是,东风破,我比东风还破。

  于:好嘛~

  郭:相声演员说别人低俗。

  于:这是什么?

  郭:羡慕,嫉妒,恨。

  于:嘿呀。这是心态不好。

  郭:他但凡能跟这儿演一场,他还还至于犯这气迷心,

  于:哈哈哈。

  郭:是吧?

  于:一点儿不假。

  郭: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。

  于:同行是冤家嘛。

  郭:你那没有办法,

  于:嗯,

  郭:可以理解,

  于:嗯,

  郭:世上两种人。

  于:哦?

  郭:一种人喜欢郭德纲,

  于:哦。

  郭:没有错。

  于:那让然。

  郭:这是第一种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第二种人不喜欢郭德纲,

  于:这个呢?

  郭:也没错,

  于:您可以选择。

  郭:但第二种人认为自己比第一种人高雅,这就错了。这也是因为什么,他总排在二的原因。

  于:嗨。哦,就是这么个原因。

  郭:人活着都不易,端正心态,唯有宽容,唯有宽容世界才能精彩。

  于:这是最主要的。

  郭:实话实说啊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什么叫俗,什么叫雅?

  于:区分。

  郭:我认为啊,单纯的高雅不足以构成世界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才是真正的艺术。

  于:那是。

  郭:毛主席教导我们说,

  于:嗯。

  郭:文艺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。

  于:对。

  郭:一味高雅,一味拔高,只能说你故意地违背主席的理论。

  于:嚯~这大帽子扣得。

  郭:就那个货你就得这么治他。

  于:是呀,哦,就下着套儿。

  郭:实话实说。

  于:啊哈。

  郭:老话儿说得好,是不是,雅与俗之间互相包容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只有包容,才能够雅俗共赏。

  于:并存。

  郭:好些人看不透,

  于:嗯,

  郭:老觉着什么什么高雅,什么什么低俗。什么高雅,什么低俗?

  于:是呀。

  郭:有人说了啊,

  于:嗯,

  郭:听交响乐高雅,

  于:那倒也是。

  郭:看相声就低俗。

  于:嗨。

  郭:听明星假唱高雅,

  于:哦。

  郭:看网络原创低俗。

  于:这么分呢?

  郭:看人体艺术,高雅,两口子讲黄色笑话,低俗。

  于:嗨。

  郭:喝咖啡高雅,吃大蒜低俗。高尔基先生教导我们说,

  于:说?

  郭:去你奶奶个纂儿吧~

  于:高尔基他们家这亲戚还真全。

  郭:什么叫雅,什么叫俗?牙佳为雅,人谷为俗。

  于:这是字儿这么写。

  郭:一个牙字儿,一个佳字儿,这字儿念牙。

  于:对。

  郭:嘴里说出来的,吃饱了没事儿坐那儿叨叨叨,叨叨叨,说出来的,这叫雅。

  于:哦这叫雅。

  郭:单立人儿,一个谷,五谷杂粮的谷,这字儿念俗。

  于:对。

  郭:吃喝拉撒,这是俗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人可以不说,就是说,你可以不需要雅的东西,

  于:哦。

  郭:但这俗,你离不开。

  于:都得俗。

  郭:雅与俗,俗与雅,相辅相成。

  于:离不开谁。

  郭:离不开。喝着咖啡,就打算,秋水长天一色。

  于:哈哈。

  郭:好些个高雅的人,喷了香水儿,我都能闻出人渣儿的味儿。

  于:骨子里的。

  郭:二丨十年来经过这么多的坎坷,现如今,

  于:嗯,

  郭:我已做到,阅遍天下郭:片儿而心中无丨码的境界。

  于:有码没码我不知道,反正肯定看得挺全。

  郭:过两天还你。

  于:嘿,我的呀?没借给你这东西。

  郭:我跟您说,俗的东西没有了,高雅的就不复存在了。

  于:都是相称的。

  郭:这两者是一回事儿呀,

  于:辩证法。

  郭:只有俗才能让人接近你艺术。

  于:对。

  郭:艺术并没有高低之分。

  于:哎?

  郭:说句俗话,话剧和郭:片都是给人带来快乐的。

  于:嚯。

  郭:真的,话粗一些,

  于:嗯,

  郭:道理是真的。上流社会的人从来不看三丨级片,

  于:那好,

  郭:他来真的。

  于:嚯~~~还不如看呢。

  郭:你可以不同意我的审美观点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但你无权剥夺我审美的权利。

  于:这对。

  郭:让我和人民群众保留一份俗的这个权利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文言说的好,庶子不足以驳也。

  于:这是,

  郭:再次重申,

  于:恩,

  郭:高雅不是装的,

  于:嗯,

  郭:孙子才是装的。

  于:实话实说,

  郭:我有时候看他们装我都来气。

  于:生气呀。

  郭:好好日子好好过吧,一天到晚都怎么了。

  于:啊?

  郭:一上公共汽车,挤的跟酸梨似的,他还抻出一张英文报来。你准认识么?

  于:那不知道。

  郭:马路边儿也是一说话,一半儿中国话,一半儿英语。

  于:啊?

  郭:买苹果也是,hello,大爷。

  于:大爷?

  郭:我look一look,他要看看。您这郭:pple是5块钱七斤么?

  于: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  郭:你都买了烂苹果了,你得瑟什么呀,你这是。别两掺着说话。竞这个货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带个表,您看我这表,劳斯莱斯的。

  于:嗯?

  郭:是加长版的么?

  于:嗨,汽车呀。

  郭:没兑死你呀?你脸劳力士都不会说。

  于:说什么外国话。

  郭:还有那带一大黄链子,

  于:链子。

  郭:别出汗,一出汗背心儿准脏。

  于:掉色儿呀?

  郭:铁的,注铜。

  于:好嘛,要不得了,这个。

  郭:哎呀,我买了个洗发水,我必须要到香港沙沙店。少来,你还没我头发多呢。

  于:那就甭洗了,那就。

  郭:说的是这个事儿。

  于:啊。

  郭:裤子上脏了,

  于:啊。

  郭:非告诉人家说,哎呀,吃鲍鱼掉上了。你尿裤子就说尿裤子。

  于:鲍鱼有那么大片儿么。

  郭:带着西兰花儿。咱说这事儿,就说看什么都生气。

  于:啊。

  郭:这儿一吃饭完,我签单,

  于:哦?

  郭:

6万斤鱼缺氧死亡

6万斤鱼缺氧死亡

郭德纲于谦最经典段子 2017郭德纲于谦新段子

   1.呵!他跟我犟嘴!你以为我不敢炖你,我们家要有锅我早把你炖了。

  2.流氓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……科学家会武术,流氓也挡不住!

  3.天下最不是人的就是人。

  4.好些天都没吃饭了,看谁都像烙饼。

  5.那是你爸爸,我说的是你父亲!

  6.我是一个科学家,有道行的科学家。

  7.他的剑是冷的,他的刀也是冷的,他的心是冷的,他的血是冷的。这孙子冻上了!

  8.散场大家都别走啊,我请大家吃饭——谁去谁掏钱。

  9.龙虾,海蟹,哈哈!我就爱吃带壳的!服务员,给他来盘瓜子。

  10.从今儿起,我吃龙虾再也不就饼了。

  11.牛肉面大排面便饭一日本人过来,吃点什么?这个,日本人用手一指:牛大便!

  12.等我有钱了也买件带领子的衣服。

  13.您大点声不费电。

  14.谁要不认识于谦,谁就没吃过猪肉。

  15.于谦在我心里,就是一完人……这人完了。


纪念黄家驹

纪念黄家驹

郭德纲 小话西游台词 小话西游剧本


  今儿咱们说的是西游记的故事。

  四个和尚从长安出发,前去西天取经。“嘟~~~~”没飞几分钟,飞机缓缓降落:没油了。悟空这通儿找啊:“快,看看哪儿有加油站呢?”

  唐僧纳闷儿了:“这怎么刚飞起来就加油啊?”

  “油箱小,就肥皂盒那么大,一次加五块钱的。”

  “那得加到多会儿去?!”

  加了十万多次还没到,这西天在哪儿呢?不行,师徒四人一合计,咱得问问路。一捏闸,“吱!~~~~”悟空下来了。一瞧,嗬!这是什么地儿啊?怎么这么荒啊!见一老头正锄地呢,赶紧就过去了。

  Hi~ hello~ how are you? 老头一回头,“干哈呀?”好嘛!一口大茬子味儿,东北啊!

  “大爷,这西天怎么走啊?”

  “拿刀子往脖子上一抹就到了。”

  “那这儿是哪儿啊?”

  “铁岭!”

  好嘛,走反了。那就往回走吧。又加了十万多次油,回长安了。

  八戒一寻思:“师傅,这事儿不对呀,咱们这么走得走什么时候去?油箱太小,咱得换个大的。”那仨人一下子就瞅见猪八戒的大饭盒了。猪八戒介个不乐意啊。没办法,拗不过这仨人,谁让你用这么大的饭盒。就是它了!就这饭盒了。嘎噔一下子,就给装上了。油箱变大了,一次能加20多块钱的油了。这也没大多少啊。得!这就不易了。

  “嘟~~~~”又起来了。飞了半年多,加了两万多回油。这天啊,到了火焰山了。大火苗子,嚯~!8848米,飞不过去啊。师徒就合计,能不能让铁扇公主拿扇子给咱扇过去?孙悟空是铁扇公主的小叔子,去套套瓷,嗯,没准儿行。

  铁扇公主正等着煮唐僧肉吃呢,一看孙猴子来了,能不打起来吗?可她哪儿是孙悟空的对手。十几个回合,力敌不过,败下阵来,那就法宝伺候吧。拿出芭蕉扇,“呜~~~~”师徒四人,连人带飞机,带行李卷,带饭盒,一扇子就扇回大唐去了。

  教训是严重滴,后果是惨痛滴。经过四人研究决定,乘大唐6号超大油箱飞船,马力十足,绕过火焰山,直到西天取经。

  “嗖~~~~~~”这家伙,就上天了,溜溜一天不用加油,把四个人给乐得。可到了一地界,哥儿四个可是都不认识。唐僧还问呢:“这是哪里啊?”悟空挠了挠头:“不知道啊。全是土,净是坑的,应该不是西天。”八戒拿了一面大旗,“大唐高僧,到此一游。”啪!就插地上了。

  后来啊,过了一千三百多年,公元1969年的时候,这地方又来飞船啦!从上面下来一个人,手里拿一小星条旗,嘴里念念有词地,“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,却是人类的一大步!”所以说,关于登月这件事,其实咱中国人是祖宗。

  书归正传,师徒四人又坐上了大唐6号飞船,接着奔西天。返回大气层的时候,猪八戒把刹车给踩爆了。当时闸线一蹦,咣当,就掉下来了。师徒四人这么一看,眼前是一座城门,门楼子上写着:“西天极乐世界”四人这个哭啊,喜极而泣。

  去雷音寺见如来吧。刚到门口,一群人呼啦一下子就围上来了。“师傅,要盘吗?”“金刚经、法华经、九阴真经,图文版、视频版、写真版,高压缩、高清晰。”“一张,顶如来那儿一百张。”

  唐僧脸一板:“都给我退下!我们取的是真经。坚决打击盗版。哎!这世道,佛祖的版权费都收不上来。徒弟们,赶紧地吧,往里走。”

  如来看到衣衫褴褛的四人,很是吃惊:“哪里来的要饭的?”

  四人连忙解释:“我们是从东土大唐过来取经的和尚。真对不起,晚了。因为油箱太小。”

  “什么?油箱太小?”没等四人把话说完,如来佛不高兴了“不是早就传过去了吗?全套经书连插图录音真人DV都传过去了。邮箱还不够大?”

  四人互相看看,很是疑惑。如来指着桌子上的电脑,“这不轻轻一点,所有经书就email过去了吗?你们大唐早用上我的经书了。”

真人光头强

真人光头强

郭德纲-穷富论台词

  马瘦毛长蹄子肥

  儿子偷爹不算贼

  瞎大爷娶了瞎大奶奶

  老两口过了多半辈儿

  谁也没看见谁。


暗恋的感觉

暗恋的感觉

论捧逗 郭德纲台词

  甲:谢谢大家对我一个人的鼓励,三楼的观众朋友们,你们好。

  乙:有三楼吗这?有三楼吗这?

  甲:四楼

  乙:四楼就更没有了

  甲:这回我们俩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

  乙:高兴别胡说阿

  甲:我很喜欢说相声,这么多年来,大伙这么捧,我也知道,原因呢就是我很好

  乙:是吗

  甲:要是没人绞合我的相声还能好

  乙:看来我来这是绞合他了

  甲:很高兴大家来看我啊,看我说相声。对不起各位。实在甩不掉

  乙:怎么了这是

  甲:但凡有办法不让你们看这个阿,有录像回去打个马赛克这边

  乙:我招你惹你了我

  甲:你别闹啊你,大伙都是来看我说相声的

  乙:俩人说相声,怎么就只看你了

  甲:你别闹啊,不信你问问,愿意看我相声的坐在凳子上鼓掌,愿意看他相声站起来蹦三蹦,你看没有

  乙:咳,谁愿献那眼啊

  甲:这个捧哏的演员呢,我是一直对他们很有看法啊,因为什么呢,站在里面的一般智力有点欠缺。你想啊,但凡脑子好一点的,都站在这边逗哏。谁愿意让孩子捧哏啊。这丢人现眼的玩意。咱们这边趟趟趟趟成本大套,那边哪有什么正经话。就这么几句话,阿,是啊。我啊,不象话。净这个你知道吗?

  乙:哪里净这个阿

  甲:他们没正经话,来回道道。来回道道,就背这几句,据说阿,咱不是败坏你他光背这几句,从七岁背到昨天。

  乙:至于吗我

  甲:可是说实话阿,当年学徒的时候,他学的也是逗哏。

  乙:这是实话

  甲:当时我们俩一块去学徒,老师一看见我很高兴,“你叫什么”“我叫田海龙”“呵,好啊,这么好啊这孩子长得跟周笔畅似的,多聪明啊,认你个干爹。”

  乙:你等会吧,这是什么老师啊这是

  甲:爱我,喜欢我啊

  乙:那也不能上来就认你做干爹啊

  甲:老师又叫你“下一个进来,你叫什么?”“王华光”“扭过脸去,脸冲那边站着”(呕吐)

  乙:不至于这么恶心

  甲:他爸爸看着,着急啊“老师您受累,我们孩子想学这个”“你们孩子学不了,智力不行。”“你给我们一机会行吗?求求您”

  乙:怎么着也得看看啊

  甲:看着大人疼孩子这可怜“转过来转过来,叫什么名字?”“王华光”“一加一等于几”“六”“回家吧回家吧”

  乙:我就那么傻啊

  甲:他爸爸这汗就下来了,“老师你再给我们一机会”“一加一得几”“250”“走走”

  乙:我看我才二百五呢

  甲:“老师你再给一机会”

  乙:我爸爸也不容易

  甲:“一加一等于几”“1000”“出去”“老师你再给一机会”

  乙:看把我爸爸急得

  甲:“最后一次,一加一等于几”“二”“老师你再给一机会”

  乙:还给机会啊,我跟我爸爸我们爷俩到底谁傻

  甲:都傻都傻,不用争

  乙:这有什么争的,两代人都这么损可不对啊。

  甲:小的时候,咱曲艺社谁不知道他啊,咱们业务考试,我这个阿 ,门门都是一百。说学逗唱,甭管什么。我还没考呢,老师就给我一百。

  乙:这老师也偏心眼阿 甲:他这个阿,30,25。卯了卯劲,一个月没睡觉,努力了一把,-9

  乙:-9?我上一学期还欠人9分

  甲:外面算卦去了,我怎么能考一点,考点高分。算卦的告诉他,考试之前吃一根油条,吃俩鸡蛋,一根油条俩鸡蛋,100分。真听话,吃,吃完考去了。0分,

  乙:怎么0分阿

  甲:先吃的鸡蛋。

  乙:嗨。我至于这样吗我。

  甲:小时候他这方面斗智的故事有很多,我们曲艺社有个王学博,那多厉害呢,聪明,有一天王华光在胡同口碰上他,口袋里鼓鼓囊囊的,“你口袋里拿什么”王学博那多聪明“我才不告诉你我带着煮鸡蛋呢”

  乙:跟我差不多

  甲:王华光看看,“拿过来给我吃,给我。”“凭什么?你猜吧你猜着我就给你吃”“我猜着你给吃?”“你要猜着有几个我这俩都给你吃。”

  乙:咳,还不如我

  甲:把王华光乐的,“五个“

  乙:咳,我死了算了

  甲:所以你要是想让王华光过年高兴,你就在八月十五给他讲个笑话,过年准乐。

  乙:这也太迟钝了。

  甲:就这个智力你说怎么能逗哏呢

  乙:你这是挤兑人

  甲:别闹了,你给我捧一段报菜名阿。

  乙:什么报菜名?上来之后,你说这话茬就不对。干这么些年了,怎么了我们?

  甲:别闹别闹

  乙:虽然这站这桌子里头,也没什么这个这个这个由什么不好的。

  甲:你看嘴不利索吧。嘴不利索吧。

  乙:什么嘴不利索吧。

  甲:没冤枉他吧?

  乙:让你气的。

  甲:别闹别闹,笑话不说了,正经演出阿 。你给我捧一段,我说报菜名。

  乙:等会等会。我听着就不对。

  甲:怎么了?

  乙:怎么了我跟你合作这么些年了?

  甲:不是我也没办法,今天来的都不是外人。

  乙:干吗呀,就因为不是外人干吗抬高自己贬低别人

  甲:我没贬低,我这还抬高你呢。

  乙:这还抬高阿?

  甲:我这么说我多亏心我告诉你。

  乙:你这就是抬高自己贬低别人。就冲你这一句话,我逗一回。这不完了吗,有什么啊?

  甲:他没逗过你知道吗?你逗过吗?

  乙:我干吗没逗过啊?

  甲:你逗过吗,我认识你这么些年了,你逗过吗?

  乙:您这记性也不老好的。

  甲:怎么了?

  乙:头些日子,有没有一回,头一个月,逗没逗过一回我?

  甲:或你还记着呢?

  乙:这刚一个月我怎么能忘呢?

  甲:有有有有。逗过逗过。

  乙:没冤枉你。

  甲:上次文登,商业演出,有一个医药公司搞一联谊会。很多病人,前列腺发炎的了,一百多人,现场发药。发药的过程当中有个小节目,不能闲着,上我们这找人演出来了。不管接不管送,不管吃,不管住。15块钱一场,扣70%的税。没人去阿,他去了。有这么一回。有有,他去了。

  乙:甭说那么多,我逗没逗吧?

  甲:上台三分钟所有病人裤子都湿了。大夫也觉得很纳闷阿,王华光这个人太利尿了。

  乙:没听说过。

  甲:就这么点事你还记着呢?

  乙:不像你说的那样。干脆你啊,你这人说话太损,也甭废话,你站这边来,我站这边去。今天我给你逗一回,让大伙都瞧瞧。

  甲:有人看吗?

  乙:你看你看。谢谢谢谢阿。

  甲:看来下边病人不少啊

  乙:什么啊?逗一回来啊。

  甲:我给嘱咐嘱咐。

  乙:嘱咐吧。

  甲:各位啊,王华光逗哏了啊,打明年开始,今天王华光的生日。知道吗?大伙一会可乐也不乐啊,谁也别拾他这个茬,散了场我请客啊,谁去谁花钱。我给嘱咐完了。

  乙:这是给我嘱咐吗?

  甲:你不逗哏吗,你行吗?

  乙:别废话。咱从上场开始来啊。今天给大家说一段相声,

  甲:相声讲究四门功课

  乙:对

  甲:讲究说学逗唱

  乙:是是是

  甲:这个说就不容易。

  乙:怎么呢?

  甲:嘴里你得干净

  乙:对

  甲:有这么几句话,说相声的说就利索,花二百块钱买一小猪,兹兹喝水嘎嘣嘎嘣吃豆。打墙头扔出去,哄的一声你猜怎么着?

  乙:怎么着?

  甲:死了。

  乙:哎,不对阿。我是逗哏阿。知道吗?

  甲:哎,这个话说着怎么这么顺阿?

  乙:没法不顺,你老抢话

  甲:干不了这个你。

  乙:干不了,我说这词。

  甲:我说多了是吧?

  乙:我说这词。

  甲:我说多了,说多了,行吧,咱再来。

  乙:还是的,少说话

  甲:少说话。

  乙:别说话。别搅和了。

  甲:我不搅和了。来来来。

  乙:今天呢,给您说段相声,相声呢,讲究说学逗唱,这是四门功课。一般相声演员阿,都是两个人站台上说,叫对口相声,要是一个人呢,叫单口相声,要是三个人以上呢,就叫群口相声。相声呢,也分很多种。有那个平哏的,有贯口。你要死到这是怎么着?

  甲:讨厌。

  乙:一句话都不说,一个字都不搭阿?

  甲:行行行,搭搭搭,来。

  乙:有前言有后语阿。我平常捧哏是这样的吗?咱说一整段吧。

  甲:来吧来吧来吧

  乙:那个报菜名,行吗?

  甲:来来来,我不挑。

  乙:今天呢

  甲:哎

  乙:给您表演一段相声

  甲:是啊

  乙:这个相声的名字叫做报,你吃枪药了啊

  甲:我说也不是阿?你说完了我说是吧,你说完了我说是吧?

  乙:废话吗这不是?可不我说完了你说吗。

  甲:来来来来。

  乙:这段节目叫做报菜名。

  甲:报菜名你别闹了,后面有一大段贯口你哪行啊你?

  乙:我行啊?

  甲:真的假的阿?

  乙:来啊。

  甲:来

  乙:来。我请您吃饭。

  甲:不去。

  乙:不去?我是没法说了,不去怎么行啊

  甲:怎么着吧

  乙:您得去阿 。我请您吃饭,您干嘛不去阿。

  甲:随着你啊?

  乙:当然了

  甲:好,来来来来。

  乙:我请您吃饭

  甲:去你的

  乙:什么啊,怎么都骂上人了都

  甲:你不是说去嘛

  乙:去吃饭

  甲:我这不是去你的吗

  乙:我说你会说人话吗?就说去,就一个字

  甲:行行行

  乙:没有你这么绞合的

  甲:要了命了

  乙:我请你吃饭

  甲:去

  乙:这也不行

  甲:哎呀,我死了算了,怎么都不行啊

  乙:重来重来,我请你吃饭

  甲:(倒地)怎么了,有人捣乱

  乙:没有没有,就你在捣乱

  甲:你根本就不会

  乙:我还没说呢,怎么就不会啊

  甲:行了行了再来

  乙:我请你吃饭

  甲:吃什么

  乙:吃南北大饭满汉全席。

  甲:你别说清我吃,你把那菜说个三样五样的我知道你请吃什么就算请了。

  乙:这可是你说的阿?

  甲:没问题。

  

勒夫吃鼻屎

勒夫吃鼻屎

郭德纲相声台词赌伦

  赌论(郭德纲、张文顺演出本)

  甲:人是越来越多。

  乙:哎。

  甲:来了不少啊。

  乙:对。

  甲:有住在前三门这儿的您算是近的。

  乙:嗯。

  甲:有远的啊。

  乙:远的到哪儿?

  甲:大兴的、昌平的。

  乙:呵。

  甲:海淀的、延庆的。

  乙:嚯。

  甲:上礼拜还有两位台湾的。

  乙:哦,有时候有。

  甲:散了之后拉着我的手啊:“郭先生啊,太喜欢听相声啦。”

  乙:哦。

  甲:“好啊,不过很抱歉呐。”

  乙:怎么啦?

  甲:“我得赶紧回台湾啦。”

  乙:哎哟,得走。

  甲:“有机会再听吧。”

  乙:啊。

  甲:“时间不早了,一会儿走啊105就没车啦……”

  乙:这台湾人在北京住店呢。

  甲:哦,他……他得倒地铁去你知道吗?

  乙:咳!

  甲:说明什么呢?

  乙:说明什么呐?

  甲:说明大伙儿喜欢听曲艺。

  乙:对!

  甲:喜欢咱们这传统文化。

  乙:哎。

  甲:当然啦,不能完全要求。

  乙:怎么呢?

  甲:有人不喜欢相声。你跟人家着急?

  乙:也不能那样。

  甲:那就不对了。允许您不听,不来没事儿。

  乙:哦。

  甲:打发人把票钱送来!

  乙:你财迷啊你?

  甲:人也不来票也不来这就不合适了这。

  乙:这有什么不合适的!合适,就这样。

  甲:是不是啊?有的人不喜欢这个。

  乙:有的人不喜欢。

  甲:喜欢养花啊,养草啊。

  乙:各有所好。

  甲:看个电影啊……每个人的爱好不一样。

  乙:那是啊。

  甲:就拿后台来说。

  乙:我们后台几位?

  甲:四位老先生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。

  乙:各有各的爱好!

  甲:李文山李先生……

  乙:李先生好什么啊?

  甲:好吃。

  乙:这人是嘴馋。

  甲:嗯,你瞧,好吃。大饼卷馒头就着米饭吃。

  乙:咳!得多少粮食啊!

  甲:嗯,今天来的时候,一进门我一瞧,嚯!

  乙:怎么啦?

  甲:提溜着四斤切糕。

  乙:这干嘛呀?

  甲:我说:“您拿这干嘛呀?”

  乙:是啊。

  甲:“一会儿饮场用!”

  乙:咳!渴了都吃你看这玩意!

  甲:饮场饮到这份上也算古今第一人了。

  乙:要不那么胖呢。

  甲:邢文昭邢先生,好喝酒。

  乙:好喝点儿小酒。

  甲:离不开酒。那天喝多啦……

  乙:怎么样?

  甲:拿筷子当鸡爪子愣吃一根半!

  乙:呵!这筷子也糟点儿。

  甲:王文林王先生……

  乙:他好什么呀?

  甲:好搞对象!

  乙:这怎么证明啊?

  甲:这一辈子搞了七万多个,但是没成功啊,失败一次呢,拔下一根头发作纪念。

  乙:噢!

  甲:老了老了安定下来了。

  乙:怎么啦?

  甲:都拔干净了。

  乙:没得拔了。

  甲:张文顺先生。

  乙:我好什么啊?

  甲:好打牌。

  乙:哎,就这么点儿爱好。

  甲:可不是赌博。

  乙:不赌。

  甲:玩儿!

  乙:对,玩儿。

  甲:也不上外边赌去,家门口街坊。

  乙:街坊四邻。

  甲:张奶奶,王奶奶,李奶奶,赵奶奶,孙婶儿,二姑,三姐,四舅妈。

  乙:我那儿是三八麻将俱乐部。

  甲:哎,好啊。

  乙:都是女的?

  甲:好啊,您这个值得表扬。

  乙:怎么表扬啊?

  甲:替国家分忧,解决中老年妇女就业问题。

  乙:都赢我钱,算跟我这儿补差啦,是不是?

  甲:这个不管是扑克也好,麻将也好,牌九也好,它本身是个娱乐的工具。

  乙:哎,这就是娱乐。

  甲:千万可别赌。

  乙:对。

  甲:古话说得好啊。

  乙:怎么说?

  甲:久赌无胜家。

  乙:这话不假。

  甲:喝酒是喝厚了,耍钱耍薄了。

  乙:在论的嘛。

  甲:喝酒的时候啊,都愿意对方多喝。

  乙:都互相劝酒。

  甲:越劝越热乎。

  乙:哎。

  甲:交朋友嘛,耍钱不行。

  乙:耍钱怎么啦?

  甲:都恨不得对方输钱。

  乙:谁都憋着赢。

  甲;自己多赢钱。

  乙:哎。

  甲:有的人指这吃啊。

  乙:嚯。

  甲:指这吃。

  乙:还有这路人?

  甲:这叫什么呢?

  乙:这叫什么啊?

  甲:耍钱贼。

  乙:赌棍。

  甲:不上班,拿这当买卖干。

  乙:瞧瞧。

  甲:满处扫听哪儿有牌局,跟人家玩儿去。他进门跟别人不一样。

  乙:他怎么样?

  甲:他得先侦察,哪儿是正门,哪儿是侧门,哪儿是后窗户,哪儿是厨房,出了这个门儿是什么街道,是什么胡同,怎么能回家。

  乙:这干什么用啊?

  甲:他有用啊,都踩好道了,大伙儿这么一玩,“啪啪!”一砸门,警察抓赌。

  乙:对。

  甲:他头一个站起来,“呗儿!”把灯摁灭了,桌子上钱一划拉,揣在怀里边,推开后窗户,翻出去就回家啦!

  乙:卷包儿会!

  甲:嗯,多狠呐啊!

  乙:多恶啊。

  甲:这叫耍钱贼。

  乙:哦。

  甲:有那个笨人,有笨人。

  乙:笨人什么样儿啊?

  甲:我们后台曹云金的舅舅。

  乙:哦……知道,也跟他长一样。

  甲:也那样啊。

  乙:也那样,瘦高个儿。

  甲:热心肠,好玩牌。天津人。

  乙:哦。

  甲:到哪儿一玩牌去,好张罗,人家玩牌都坐在外边。

  乙:是啊。

  甲:他不行。“好您呐,好您呐,哈哈,我得上炕里头去我。”

  乙:你倒塌实。

  甲:“我上里头上里头去。哎呀,我这双大皮鞋搁哪儿呢?”

  乙:新买的鞋。

  甲:“新买的,一百一这双鞋啊。搁哪儿?搁地上别给我踩了,搁桌子上……”

  乙:不象话。

  甲“……没这规矩啊,搁微波炉里边……”

  乙:嘿!

  甲:“不行,你不让哈!”

  乙:人家是不让。

  甲:“哎!给我搁在柜子里边,搁柜子里边,受累,受累,您给锁上。钥匙搁你口袋里,谢谢,谢谢,谢谢!”

  乙:呵!这鞋安全了。

  甲:玩儿吧!玩到半截,“啪啪啪!”一砸门警察进来了,“呼啦抄”全跑了。

  乙:全跑了。

  甲:就剩他一个人在炕上坐着。警察问呐:“人都哪儿去啦?”“好您啦,都走啦!”“你呢?”“我跟您走吧我!”“走啊!走啊!”“走不了,鞋在柜子里锁着呐!”

  乙:呵!

  甲:笨人。

  乙:真笨。

  甲:可是一沾玩牌啊,好多人这瘾都特别大。

  乙:哎,有。

  甲:本来没精神,跟这儿晕头耷拉脑。一说玩牌,呵!精气神来了。

  乙:有这样的人。

  甲:潘云侠他爸爸就这样。哎呀,沾玩牌那了不得!

  乙:是呀?

  甲:从心里边高兴。白天不敢,怕人逮啊,晚上玩儿。

  乙:晚上。

  甲:六月三伏,家里空调坏了,把们关上,多热啊,那屋里跟笼屉似的,窗户门都关好了,把帘儿都拉上。

  乙:干嘛?

  甲:被卧褥子挂好了,都挡上。

  乙:怕抓赌的。

  甲:四家坐得了,桌子上铺快毯子。

  乙:这是为什么?

  甲:不能扔牌啊。

  乙:哦,怕有声音。

  甲:怕出声音啊。屋里有灯不敢开,换一小灯泡,这灯泡跟松子这么大。

  乙:咳!那能看得见什么。

  甲:外边拿黑油漆刷上。

  乙:呵!

  甲:坐在这儿,一拿这牌,不能扔,要一扔这牌,那三家都得站起来,准得磕脑袋。

  乙:哦,看不见。

  甲:本家先看。

  乙:呵!修理钟表的!

  甲:(悄声)“六万要吗?”

  乙:呵!

  甲:这一宿打一圈牌。

  乙:这玩意多慢呐!

  甲:耽误工夫。

  乙:就是。

  甲:打牌的时候,是最看人性的了。

  乙:哦,这能看出人性来?

  甲:哎,一打牌人的本性全出来了——往这儿一坐,要说赢牌了……

  乙:赢牌怎么样?

  甲:真有这个主儿啊——摇头晃脑,眉飞色舞,瞧哪儿都痛快!

  乙:是啊?你给学学这个!

  甲:呵!把牌立起来,“呵呵呵呵呵——呵呵呵呵!茶壶茶碗的没有。”

  乙:怎么啦?

  甲:“鲤鱼拐子全是顺儿!哈哈哈哈哈,哎呀!麻将也有,搭子也够,一吃一碰这就算是糊了!

  乙:你瞧!落听了。

  甲:你瞧这玩意儿!今儿这天儿也好啊,嘿嘿嘿,有日子没这么好天啦啊!刮点风不算大,下点雨挺凉快,你听这雹子多解闷儿!”这是好天吗这个?

  乙:呵!

  甲:“呵!你瞧这牌,今儿你瞧这玩意儿,这手,嗯!”

  乙:怎么了?

  甲:“呵,这香啊这!嘿嘿嘿!(唱)晚风轻抚澎湖湾,白浪逐沙滩……”

  乙:唱上了。

  甲:碰!(改二人转)“没有椰林坠斜阳啊,只是一片海蓝蓝!”

  乙:什么味儿啊这个!

  甲:他串到二人转上去了。

  乙:呵!

  甲:高兴的这是,眉飞色舞,耍!要说两三把没开糊……

  乙:怎么样?

  甲:要了亲命了。摔牌骂色子,四家打牌那三家不是人啦!刚坐这儿小白脸儿,一会儿工夫这脑袋跟山里红似的!

  乙:急了。

  甲:“好,满

灵魂摆渡

灵魂摆渡

郭德纲我是科学家台词

  郭:谢谢,看大伙儿坚持到这会儿,挺晚的了,不容易,其实呢,都是挺着看于老师,大伙儿这么支持你,拱一个吧

  于:别起这哄

  郭:大伙儿看猪八戒看过这个,不是看一个人吗?于谦

  于:是我

  郭:我心目当中了不起的人,

  于:唉

  郭:实话实说,吃饭,端起酒杯来,喝,于老师夭了

  于:把我说死了合着

  郭:一直很纳闷儿

  于:嗯?

  郭你有这么高的成就是不是家里面儿有什么了不起的高人?

  于:哪儿啊?没有

  郭:嗯?

  于:呵,普通人的后代

  郭:什么?

  于:普通人的后代

  郭:您好听着,他对这个有看法

  于:没有

  郭:嗯?

  于:没有

  郭:你瞧,将相无种起于草莽

  于:阿?

  郭:不要考虑出身

  于:噢

  郭:普通人的后代怕什么的?

  于:没有

  郭:我就是普通人嘛,你看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于:没听说过,这个占便宜阿是怎么着

  郭:不是,不是,我不这个意思

  于:阿

  郭:普通人也能出来了不起的人

  于:那倒是

  郭:对吗?

  于:对

  郭:您就是一个例子

  于:你是一花生,栗子干吗阿?

  郭:举一例子说明嘛

  于:嗯,行

  郭:你是一个例子

  于:我就是一栗子

  郭:我是另一个例子

  于:俩栗子?

  郭:我就说我,你看你,你很有成就吧?

  于:阿

  郭:你都成了一个,很好的一个,一个演员,是么?

  于:嗯

  郭:我在我的行业里面也是,有这个出类拔萃的这个体现,

  于:嚯

  郭:这些个我也会,反正我了不起吧(晃身子)

  于:长虱子了是怎么?吗呀您?

  郭:自由自在,自然,没有架子,

  于:架子,怎么您不是这行业人

  郭:我,呵呵呵........

  于:怎么嬉皮笑脸的怎么?

  郭:你说这个孩子很可笑

  于:你是干什么的?

  郭:你看,瞧别人都像说相声的,职业特征

  于:怎么?

  郭:唉呀,你真可二

  于:怎么可二?

  郭:可,可

  于:可爱呀

  郭:走了一个小辙

  于:这地方没有

  郭:嗯

  于:呃

  郭:因为我是一个科学家(伸胳膊)

  于:您是要飞呀是怎么着?

  郭:你说我这上哪儿说理?

  于:您这科学家老溜达什么呀?

  郭:不好意思

  于: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

  郭:怪不好意思的

  于:您说您是科学家您对得起谁阿你?

  郭:谁都对得起,

  于:还是的,你是干吗的?

  郭:我当科学家拿不是买的

  于:那是什么?

  郭:学(xiao)习

  于:学习

  郭:也可以这么讲,知道吗?

  于:就这么讲

  郭:这是学习来的,平白无故的天上掉馅儿饼,

  于:没有那事儿

  郭:阿?天上掉馅儿饼,米饭,鸡蛋西红柿汤,尖椒土豆丝儿,还含着牙签儿漱口水,

  于:要的真全活

  郭:没那个

  于:是没那个阿

  郭:全靠学习

  于:是啊

  郭:我打小儿天才

  于:嚯

  郭:三岁进学前班

  于:阿?

  郭:学前班懂吗?

  于:上学之前那个

  郭:对!对,聪明的孩子才去呢

  于:对

  郭:就我,最爱上学前班

  于:为什么?

  郭:肉粽,小米粥

  于:吃去?

  郭:三天,劝退,不让去了

  于:为什么呢?

  郭:吃太多了

  于:主要奔吃去的

  郭:这小朋友都饿着回家

  于:全给人吃啦?

  郭:我能吐一教室

  于:起来了

  郭:我管那个去了,自学成才一样

  于:怎么学的

  郭:我自,我自个儿学习,学习我出国

  于:直接就出国?

  郭:哈哈哈哈哈哈

  于:怎么了您这是怎么老有这个?

  郭:出国啦!上国外学习去。呵呵呵呵呵呵

  于:上哪儿呢?

  郭:管的着吗?

  于:不会聊天儿阿

  郭:没溜儿,你问这个怪害臊的

  于:您上来不是一直害着臊呢么?

  郭:我就去那个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王,丸,王,呵呵呵

  于:没听清楚嘿,哪儿?

  郭:为什么没听清楚?

  于:再说

  郭:再说一遍哈

  于:对了

  郭:出国,哼

  于:哪儿?

  郭:是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,嗯,还有摩洛哥吧?联合合众国,还有……

  于:您这遍跟刚才可不一样了,再来一遍

  郭:什么?!


饭饭达人榜

饭S群:3744726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