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喷饭网!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|笑话大全
女王驾到请下跪

女王驾到请下跪2016-12-05 18:43

欢天喜帝中的肉肉合集,欢天喜帝中的肉肉汇总

  自开宁行宫一别至今,时过一年又三月。

  他怎可能这么久都不近女色,更何况……

  英欢搭在他腰后的手有些失觉,抬起头看他,眼里迟光凌现,犹豫了一下才道:“先前在京时听闻康宪小产失子……”

  贺喜眉扬眼低,顺挺鼻梁上微微起皱,硬睫之下瞳中深邃,半晌一牵嘴角,伏头在她额上重重一吻,而后低低一叹。

  湿热的唇气贴服在她前额,她两手一软,复又抱住他,心里也跟着轻叹一气。

  不该不信他。

  他连心中最重之物都愿舍与她,又怎会在男女之事上骗她半字。

  百河千川万丈广疆,刀枪槊戈血雨腥风,千军万马利战沙场,天下五国狼烟厥起。

  滔天巨浪大生大死在前,世事无常江山不定在后,她又怎会再在乎这些。

  纵是他一字都不解释,她也不再多问。

  世间何人无苦衷,帝王尤是。

  他对她大婚之事未提一言,她又何苦纠结于他内宫之私。

  心变未变,情深未深,只有她才能分得清辨得明,那一纸使司之报又能代表得了什么。

  只不过……

  她长睫低动,将脸贴轻贴于他左胸之前,低声道:“世人都知邺齐皇帝陛下贪美恋色,后宫佳丽三千飨不足。”

  一年多不碰女人,他如何忍得住。

  他胸口一热。一路看中文网大掌抚上她的脸,轻轻捏过她的下巴,微抬,低眼看她,慢慢道:“识你之后。天下女子无颜色。”

  素面不染脂,纤眉不描黛,朱唇不点胭。

  全身上下无繁饰,唯骑装窄袍萧逸清疏。

  中犹忆,那一日他亲率千骑至越州以西拦她御驾,她束轻散,人立于青骢之上,一身紫赭络璃软甲珊珊作响。英气十足。

  可却比任何一个华装艳妆女子都要令他心动。

  贵气是她,傲气是她,妖滟逼人是她,风致无边亦是她。

  遍天下无数人,心中最贪之美最恋之色,唯她一人而已。

  从来都知自己并非收身敛性之人,然尝过了那一夜与她同心相印、**噬骨、惊心动魄地冲天极乐后,他再也品不得从前那些粗淡杂味。


饭饭达人榜

饭S群:3744726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