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喷饭网!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|笑话大全
我不是潘金莲 

我不是潘金莲 2016-12-01 09:38

战士对父母说的话

  妈妈,我的电话打不通了吧。


  1日凌晨2点多,我们部队接到开拔命令,虽然之前跟你和爸说过我就要去抗洪,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上一线。记得我跟你说过,如果关机或是没有接,就是执行任务去了。


  我们最先在安徽桐城、怀宁堵缺防漏作战18小时,又去宿松转移群众一天一夜,后来跨区增援池州,现在我们在望江死守堤坝。


  我们已经在大堤上坚守了四个昼夜。


  这条堤坝叫五九圩,据说建于1959年。1998年抗洪时,这里破圩了。圩下3万多群众的家园都变成了一片汪洋。不过,从4日凌晨到现在,堤坝虽然发生了无数次管涌、垮塌、漫堤,我和战友们都堵住了,大家还齐心协力加高了堤坝。大堤安然无恙。


  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水里,堤坝软得像海绵一样,不能用挖掘机、推土机这样的重型设备,所以那么多沙袋,都是我们肩扛手抬的。


  险情太多,人手不够,一天十多个小时站在水里,双脚都水肿溃烂了,泡了高锰酸钾消毒,伤口结痂,又磨破了。


  累是累,疼是疼,那也不能后退。


  我的战友们也大部分都是95后,谁比谁娇气?反正我是不会认怂的。


  我们住在望江县雷池乡吴良珠小学。这个小学的校名是为了纪念98年抗洪英雄吴良珠烈士。98年的那场洪水,他带病坚持在一线抢险救灾,一头栽倒在救灾现场,最终因劳累过度导致病情恶化而病逝。


  驻扎在这里的第一天,支队长就给我们说了吴良珠的事迹,“军人以命换命,老百姓以心换心”,当地村民一直都记着他。我们住在这里,村民们自愿到学校里,抢着给我们洗碗洗衣服,不让我们自己动手。当地很会做菜的大妈也把好吃的往这里送。还有人拎着满篮子的鸡蛋,说给我们吃他最高兴。


  很骄傲,是不是?


  6号晚上,就在大堤上,战友们给我和另外一位战士庆生,有蛋糕、有生日蜡烛,大家唱了生日快乐歌,还给我们按摩三分钟当生日礼物,挺热闹的。不过也就庆祝了十来分钟,我们两个“寿星”就又去扛沙袋了。


  就这样,我满20岁了。


  两年多前,你跟我爸送我来部队,说让我来锻炼锻炼。也是,在你们跟前,我永远都是小孩子。


  过生日时候,妈妈总烧那么一大桌菜,红烧鱼、辣子鸡,都是按我的口味做的。老爸还会做他拿手的啤酒鸭。


  我都快三年没回家了。每次打电话,你跟我爸只会翻来覆去的念叨那几句:注意安全、注意身体,安心服役、锻炼成长、报效国家。


  我每次都说“好了好了烦死了”,其实放下电话,心里酸酸的,好几次都想哭。


  你们一直担心我。


  初中毕业我就上了五年制警校,全宿舍属我最小,毕业时其他7个舍友都当了警察,但是你跟我爸觉得我太小,就送我到部队,想着让我学些真本事,既能防身,又能长些阅历。


  是的,一当兵,不管多小,就是大人了。


  有一个山东泰安的战友,是家里的独生子,就比我大一天,这次和我一块在大坝上过了生日。他晒得可比我黑多了。我们一起去卫生员那儿处理脚上的伤口,结果他比我还惨。


  战友之间互相比伤口,就算是苦中作乐吧。大家脚上都有伤,好几个战友泡完高锰酸钾后太疼了,只能穿双拖鞋,一步一步地挪着。但是只要集合哨一吹,又龇牙咧嘴地套上军靴,再往水里跳。


  我们队里还有个我的小老乡,98年的,考上了大学后又来当兵。平时大家都把他当小孩,但是在这次抗洪抢险中,他铆足了劲往上冲。


  最惊险的还是夜间的抢险救援。5日晚上,小彰湖幸福河管涌,我们扑过去的时候,险情已经很严重,大家蹚在泥浆里,把一袋一袋的砂石堵上,忙了大半夜,险情排除以后,大家实在是太累了,穿着被泥浆泡得僵硬的军装,倒在地上就睡着了。


  暴雨、汗水、洪水——这几天下来衣服已经粘在身上,动作猛了,一不小心把裤裆扯炸线了。脚烂了,走路一瘸一拐,看着确实挺狼狈的。


  6日中午我们班轮换回营地吃饭时,路过一片农户家,看见我们狼狈的样子,有几个大妈非要塞给我们换洗衣服,说着:“这要是给你们爸妈看到,不得心疼死。”


  唠唠叨叨的,跟你还真像。


  上面说的事,我永远不会告诉你。


  苦和累,伤和痛,我都会自己承担,相信我也能承担得起了,我知道咱家以后就靠我了。


  我知道你跟我爸总在新闻上找我们部队的消息。不过我还是不会告诉你,瞒一天算一天吧。


  等今年过年我有了假,就回家听你们唠叨。


  妈妈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。


评论:0
最新评论0条评论)

暂无评论

妲己古尸容貌复原图
饭饭达人榜

饭S群:3744726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