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喷饭网!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|笑话大全
挂面的做法

挂面的做法2016-11-30 13:32

郭德纲白事会台词

  郭:学生郭德纲,向我的衣食父母们致敬。来了很多人哪,我打心里那么痛快。

  于:高兴啊。

  郭:看着你们我就美得慌。

  于:是啊。

  郭:有人认识我们,有人不认识我们。

  于:哎,有熟的有不熟的。

  郭:我是中国相声界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。

  于:呵呵。这就自我介绍了。

  郭:挺惭愧呀,干了20多年了,也不是个腕儿,也不是个角儿,也不是个艺术家。

  于:啊。

  郭:除了我们家亲戚没人认识我。

  于:是啊。

  郭:很惭愧啊,给我搁在王府井,问,认识我么,扭头人就走。

  于:不认识。

  郭:认识我么?哎,哎,得,还打车走了。

  于:跑得还挺快。

  郭:看人家。

  于:谁啊?

  郭:于谦老师。

  于:哦,说我?

  郭:了不起啊。

  于:咳,也没什么……

  郭:相声说得好啊,还涉足影视。

  于:拍过几个片子。

  郭:拍过胶片。

  于:啊。

  郭:拍过广告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拍过电视剧。

  于:是。

  郭:拍过花子。(拍花子:指拐卖儿童的行为)

  于:我还拐小孩呢我?

  郭:啊?怎么呀?

  于:拍花子,我!

  郭:拍。拍画,画报。画报上你穿一旗袍,跟那儿站着。

  于:我拍什么不好,我拍穿旗袍的!

  郭:就是仿那个上海二三十年代那个,叼烟卷那个。

  于:那我也不能穿旗袍啊!

  郭:净接大活儿。马上就要成为北京三绷子形象代言人了。(三绷子:指农用三轮车)

  于:这什么大活儿啊这个!

  郭:以后是三绷子都有于谦的照片。

  于:不怎么样!

  郭:多好啊,羡慕人家。小相声演员啊,比您这有腕儿的,没法比。

  于:您可不能这么说。

  郭:啊,我们这存了好几年了,好几十年,买辆破车开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人家干这行一年,人家就买了。

  于:买汽车了?

  郭:买月票了。

  于:我坐公共汽车去是吧?

  郭:什么车都能上,哎,也没人管!

  于:这不是废话吗?有月票谁管你啊!

  郭:多大势力啊,你看看!

  于:什么势力呀!

  郭:了不得啊!

  于:谈不到势力!

  郭:我很羡慕你呀,快给我签个字吧。

  于:咱别来这个!

  郭:你签,就着这会儿便宜。签一个。

  于:您这做买卖是吧?

  郭:哎,过些日子成大腕儿了就贵了。

  于:没有!没有!

  郭:多好啊,说良心话,您说相声有点糟践。

  于:怎么就糟践了呢?

  郭:广阔天地大有作为。尘世间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如果于谦老师不说相声的话,那么更了不起。

  于:那我干什么呀,我不说相声。

  郭:因为你的家庭是书香门第。

  于:哦,都有学问是吗。

  郭:有学问人。往上倒明清两代这都是宦门之后啊。

  于:什么叫宦门之后啊!

  郭:啊?啊?(做侧耳状)

  于:您想听什么呀?

  郭:我一说宦门,他们都乐!

  于:废话!您说宦门还不乐呀?那是太监,您知道吗?

  郭:是啊。

  于:您才明白呀?

  郭:哦,你们家干这个的。

  于:你们家才干这个的!

  郭:好起照么?(起照:办执照)

  于:干嘛,您要办一个?

  郭:不是啊。

  于:怎么意思?

  郭:宦门之后不是好词吗?

  于:没有好词!

  郭:当官的吗!

  于:您就说当官的不就行了。

  郭:一直一辈一辈传下来,一直传到您父亲这儿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他们这老爷子更值得一提。

  于:怎么了?

  郭:于谦的父亲赵老爷子,有打……

  于:你先等会儿吧您!

  郭:(接着)二十来岁……

  于:(拦住郭)行行行了!甭说岁数了!您这姓都没弄对,说什么岁数啊!

  郭:你挑一个。

  于:我挑一个不像话!

  郭:计着你择!(择:zhai 2声)

  于:没有!

  郭:你不乐意来剩下的我来。

  于:您也要改姓啊怎么着?

  郭:不是,你……

  于:我姓什么我父亲就得姓什么呀!

  郭:哦,对对对,于老爷子。

  于:哎,这就对了!

  郭:了不起呀,大夫。

  于:医生。

  郭:名冠北京城。想当初有四大名医呀。

  于:有!

  郭:就教了一个徒弟。

  于:是啊。

  郭:就是他父亲。北京城一提于老爷子,没有不知道的。

  于:对

  郭:赫赫有名。

  于:有点名气。

  郭:老西医。

  于:老西医?

  郭:你算吧,这多少年了吧?

  于:那能有多少年哪?

  郭:了不起啊,了不起啊。大排行下来,你们父亲,行八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一扫听,北京于八爷,

  于:都知道。

  郭:没有不知道的。华北,东北,问去,都知道。

  于:北方这片都有名。

  郭:像话吗,像话吗!

  于:废话,这爷儿俩脸怎么都绿的呀!

  郭:老头是病了,大爷是熬的呀。

  于:哦,伺候病人。

  郭:百日床前无孝子啊,家里没别人哪,就你大哥一个人啊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里里外外容易吗,换汤换药的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哟,大哥,你这脸色可不对啊,你还不及老爷子鲜活呢啊!

  于:先死谁啊要?

  郭:啊,怎么着,你是头里去怎么着?

  于:还商量哪?!什么呀?

  郭:都三天没吃东西了。

  于:饿的!

  郭:赶紧,厨房,你得吃饭知道吗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啊,你赶紧,我替你盯着!啊!

  于:哦,您在这儿。

  郭:走走走,赶紧吃点东西去。

  于:太好了。

  郭:你这哪行去?我得管啊。

  于:对!

  郭:是不是,大哥走了,看着你父亲在这儿,我这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于:难受。

  郭:打小跟老头一块,跟前长起来的,看着我长大的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现如今他这样,我心里能是滋味么。

  于:就是。

  郭:唉……(指着老爷子)你也有今天。

  于:啊?!哎您这怎么说话的这是?什么叫也有今天啊?

  郭:不是,原来多壮啊,大高个,大腮帮子,大胳膊根子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他一出去整条胡同,呼啦,家家关门。

  于:干嘛呀?

  郭:“净街于”,知道么。

  于:没听说过!

  郭:出来进去的,现如今,你看看,躺在这儿了:(学样)“哎呀,哎呀……”

  于: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郭:少说话,老爷子,啊。还认识我吗?我,德纲。

  于:嗯。

  郭:(学)啊,德纲啊……还认识人!

  于:还行。

  郭:这就行!老爷子,喝点水吗?

  于:啊。

  郭:(学)啊,啊……(拒绝)

  于:不喝水。

  郭:饿吗?吃点东西?(学)啊,啊……不吃。

  于:吃不下去。

  郭:哎呀,我扶您坐一会儿吧,(学)啊,啊……

  于:坐不起来。

  郭:我这来我……我得伺候您啊。您,要点什么呀?

  于:问问他需要什么。

  郭:(学)我要小姐(小解)……

  于:啊?!等会儿吧!

  郭:早就该死!

  于:那是该死啊!没有这么说的,这么大岁数了要小姐啊?

  郭:啊,怎么回事?(学)唉,解小手!

  于:咳呀!到这时候说什么文言啊这?!

  郭:看《金瓶梅》看多了。

  于:行行行行了!甭提这金瓶梅了!

  郭:来吧,我周着您,周着您尿。(周着:扶着,架着)

  于:唉。

  郭:(学)别动我,尿完了!

  于:得。

  郭:好么,弄我一鞋!

  于:言多必失。

  郭:老爷子,老爷子……哎,不动了,眼神可定上了。

  于:哟!

  郭:怎么了?我得探探鼻息啊。看看有没有出气进气啊。

  于:看有气儿没有。

  郭:噗……!(拿两个手指往老头鼻孔里一插)啧,死了!

  于:废话,没死也让你杵死了,这个!

  郭:我哪懂这个,我又没学过兽医呀,我告诉你。

  于:那您就敢下手啊?!

  郭:这事闹的……嚯,招苍蝇了,这就啊!

  于:哪儿这么快的!

  郭:这就招苍蝇了!赶紧,奔厨房!找你大哥。

  于:哦。

  郭:一进门,这脚刚进门槛,一瞧你大哥那背影儿……

  于:怎么了?

  郭:我眼泪“哗”就下来了。天下当儿子的这样的,没有了!

  于:孝顺!

  郭:啊,看着真腌心啊。半天我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于:是吗。

  郭:老头病这么些日子,他从来没解开过衣服躺着。

  于:没睡过正经觉。

  郭:“衣不解带”就是他呀。

  于:嗯嗯。

  郭:尤其是饥一顿饱一顿,对自己身体有害呀。

  于:对!

  郭:尤其这次,三天没吃饭了,到这会儿你说他吃得下去么?大鱼大肉,炖一肘子,来锅排骨?

  于:那哪吃得下。

  郭:吃不了啊!也就煮点面条,唉,看着不是滋味啊。

  于:夹起来顺溜点儿么。

  郭:煮点儿宽条儿的,煮点儿细条儿的。

  于:嗯?

  郭:煮了点意大利面,自己又抻了点面。煮了点龙须面。

  于:这工夫也不小啊!

  郭:打的卤子,泻的芝麻酱。担担面的调料。

  于:哦!&l

评论:0
最新评论0条评论)

暂无评论

妲己古尸容貌复原图
饭饭达人榜

饭S群:374472682